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近年来立足生态保护和建设、正确处理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关系,初步实现了生态保护、民生改善和区域发展的共赢。经过数年实施退牧还草、禁牧、限牧等措施,全州大部分退化的草原得以休养生息,三江源工程项目实施区域内生态退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
地处三江源核心地区、总人口达15万多的果洛州生态地位十分重要,区域发展和改善民生的任务十分艰巨而繁重。近年来,果洛州切实加强生态保护和建设,狠抓项目工作不动摇,大力发展生态畜牧业,全力推动城镇化建设,培育特色产业。
特别是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实施以来,通过退牧还草、沙漠化土地防治、封山育林、黑土滩治理、重点沼泽湿地保护、建设养畜、小城镇建设、能源建设、生态移民、人畜饮水、农牧民科技培训等项目的实施,曾经退化的草原正在逐步恢复,广大牧民的生产生活条件也随之得到较大改善。
作为高寒牧业区,果洛州努力探索和实践生态畜牧业发展路子,着力提高畜牧业生产经营组织化程度,并加大牲畜改良力度。在此基础上,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关于三江源国家生态保护综合试验区的方针政策,加大减畜力度,实现草畜平衡、维护生态环境,使畜牧业发展保持了稳中有增的态势。

新疆围绕强供给、保生态、促发展、惠民生的总体目标,大力推进草原生态建设和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转变。草原补奖政策实施两年多来,完成草原禁牧1.515亿亩、草原草畜平衡管理5.385亿亩,从天然草原转移安置牲畜709.04万羊单位,促进了草原生态环境的初步好转。

  从西宁驱车西行,翻越日月山,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垠的草原和碧蓝如洗的天空,草原、湖泊、湿地、牛羊……渐行渐近三江源了。
  三江源——这是我国乃至全亚洲的生命之源、文明之源、绿色之源,维系着全国乃至亚洲水生态安全命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誉为世界四大无公害超净区之一。正因为如此,青海省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潜力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
  2005年8月30日是一个被载入史册的日子。这一天举世瞩目、规模空前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正式启动,这是我国在一个区域内实施的最大的生态保护和建设项目,也是继青藏铁路之后国家在青海投资的又一重大项目。从此,三江源一步一个脚印,治黄沙,战荒滩,育草原,保湿地,全力推进三江源生态建设。
  (一)   时光荏苒,弹指间,10余年过去了。
  今年9月12日,青海省召开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竣工验收会。历时10年建设,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三大类22项工程1041个子项目全部通过省级验收,验收合格率达100%。经评估,江源地区生态资产价值达到12.7万亿元,三江源地区生态建设产生的年均生态效益为35亿元。三江源生态保护建设工程是全国重点生态工程,验收是工程建设程序中的最后一个重要环节,至此,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已圆满完成。从雪山草原,从青海省各厅局的一份份报告中,我们深切感受到,这一功在当代利泽后世的宏大工程已经取得重大成果。
  省政府这样评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自2005年国家启动实施《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和建设总体规划》以来,在历届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和各地各有关部门的密切配合、大力推动下,累计完成投资85.39亿元,实施了三大类22个项目。工程面积之广、建设内容之多、投资规模之大前所未有,是我省生态建设领域的一号工程,是支撑综合试验区建设的重要载体。工程历时10年,取得了重大阶段性成效,突出表现在“五增”上:一是水资源总量增加。三江源地区水资源总量增加84亿立方米,湿地面积增加104平方公里,林草生态系统水资源涵养量增加28.4亿立方米,黄河源头再现“千湖美景”。与2004年相比,三大江河年均向下游多输出58亿立方米的优质水,为三江流域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二是植被覆盖度增加,与2004年相比,草原植被盖度平均增加了11.6%,产草量提高了30%;森林覆盖率由2004年的3.2%提高到4.8%;三是生物多样性增加。雪豹、白唇鹿、藏野驴、野牦牛等野生动物种群明显增多。素有“生态精灵”之称的藏羚羊,由上世纪80年代的不足2万只恢复到7万多只,植物种群和鱼类等水生生物的多样性也得到有效保护;四是农牧民收入增加。通过实施易地搬迁、发展生态畜牧业、旅游业、建立生态补偿机制、设置生态管护公益岗位等措施,农牧民收入显著增加,2015年三江源地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6565元,年均增长12.4%;五是发展能力增强。通过全面落实一系列生态保护、民生改善、绿色发展等强牧惠牧富民政策,牧民群众从传统的游牧方式开始向定居半定居转变,由单一的靠天养畜向建设养畜转变,由粗放畜牧业生产向生态畜牧业转变,促进了广大农牧民群众思想观念的转变和生产生活方式的重大变革,群众幸福指数明显提升,进一步增进了藏区各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稳定。
  (二)   三江源地区位于我省西南部,地处青藏高原腹地,包括玉树、果洛、黄南、海南4个藏族自治州全境和格尔木市的唐古拉山镇(含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共21个县158个乡镇,平均海拔约4000米,总面积39.5万平方公里。全区总人口128.29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22.4%,其中以藏民族为主体民族,占88.9%。
  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期间,玉树州先后实施退牧还草、生态移民、湿地保护、封山育林、黑土滩治理等16个子项目,累计完成工程投资36.08亿元,占全省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规划总投资的48.1%。通过三江源一期项目的陆续实施,该州项目区生态环境恶化现象初步得到遏制,荒漠净减少185.31平方公里,植被覆盖度明显好转的面积为13.3%,草地平均产草量为618.81公斤/平方公顷,水体与湿地面积净增加307.66平方公里;增加森林管护人员750余人,森林新增覆盖面积达2493公顷,全州有林区蓄积量每五年增长0.1%。藏羚羊由保护前的2万只增加到目前的7万多只,黑颈鹤由原来的22只增加到目前的216只,其它野生动物种群数量也明显增多;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头湿地生态系统面积增加到307.66平方公里,出境水质良好,均达到预期保护目标。
  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涉及海南州兴海、同德两县11个乡镇96个村的12398户75091人,先后实施生态移民、能源建设、建设养畜、鼠害防治、黑土滩治理、退牧还草、水土保持、灌溉饲草料基地建设等15类130多个项目,总投资7.99亿元,项目区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得到初步遏制。
  (三)   在三江源地区,黑土滩成为一大顽疾,远远望去,就像草原得了皮肤病一样,其总面积有1800000公顷。同时,黑土滩上老鼠肆虐,鼠洞的密度最高达到每公顷8400个,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
  果洛州针对草原创伤——黑土滩,实施了系统性的大规模治理,封育牧场、人工补植、大规模灭鼠……在政府和牧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下,治理黑土滩工作三管齐下。同时,通过研究自然规律,掌握不同人工干扰条件下的草地生态特征,科研人员找出了可持续利用的技术方法,为治理黑土滩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
  今天,许多原本裸露的黑土滩已经重披绿装。据了解,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中,果洛州主要实施封山育林、鼠害防治、生态移民、封湖禁渔、退牧还草、黑土滩治理、沙漠化土地防治、重点沼泽湿地保护等16个工程,累计完成国家投资23.8亿元,完成封山育林89493公顷,治理黑土滩106733公顷;鼠害防治面积2479466公顷,成效巩固面积966986公顷;保护重点沼泽湿地30080公顷;退化草地补播人工作业面积753466公顷。
  目前,三江源地区黑土滩治理区植被覆盖度由治理前的20%增加到80%以上,荒漠化面积减少95平方公里,项目区沙化防治点植被覆盖度由治理前的不到15%增加到目前的38.2%。
  (四)   随着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工程一年一年推进,三江源地区的水源涵养功能也明显增强。据统计,三江源一期工程期间,三江源地区水资源总量增加84亿立方米,相当于增加了560个西湖。湿地面积增加104平方公里,与2004年相比,10年间,三大江河年均向下游多输出58亿立方米优质清洁水。
  来自青海省水利厅的报告显示: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一期工程水利项目涉及黄南、海南、果洛、玉树和海西5个州16个县的70个乡镇,主要包括农村牧区饮水安全工程、灌溉饲草料基地建设、水土保持等3类水利建设项目及水资源监测专项。2005年以来,青海省水利厅科学布局,精心组织,加大投入,到2013年底,累计投资4.11亿元,各水利项目全部按期完工,已交付使用并发挥效益,解决了13.58万人饮水安全问题;建设灌溉饲草料基地3333公顷,这一项目的实施,提高了饲草料产量,增加了草地植被的覆盖率,有效改善了草原生态环境,同时为草原牧区节水灌溉发展积累了经验。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23.15平方公里,新建巡测站4个,完善驻测水文站7个,通过水资源监测专项的实施,收集了三江源区大量有价值的水文资料,进一步摸清了三江源区各水文要素时空变化规律,为三江源区建设以及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基础数据。
  今年,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进入全面实施的第三年,规划范围包括玉树、果洛、海南、黄南4个藏族自治州21个县158个乡镇1214个行政村,总面积39.5万平方公里,占青海省总面积的54.6%。建设内容为生态保护和建设、支撑配套两大类24项工程,估算总投资160.57亿元。由此我们深信,三江源的前景会更加美好。

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省委、省政府相继实施了退牧还草、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与综合治理以及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综合治理等生态保护建设重大工程。划定基本草原,落实草原承包,发放承包经营权证、使用权证,制定出台了禁牧和草畜平衡等一系列管理制度和实施办法,率先在全国开展了草原生态保护补奖资金与保护责任、保护效果挂钩试点。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草原牧区工作。特别是“十二五”以来,国家连续出台一系列促进草原牧区发展的重大政策,草原保护和建设力度明显加大。全国牧区工作会议进一步明确了草原牧区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的重要战略地位,要求把保护基本草原与保护耕地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国家启动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对实行草原禁牧和草畜平衡的牧民给予补助奖励,鼓励牧民保护草原生态。草原禁牧和草畜平衡制度在重点草原牧区全面推行,草原超载过牧问题进一步缓解。由于政策的强力驱动,我国草原生态形势出现可喜变化,天然草原植被加快恢复,全国草原生态持续恶化局面得到初步遏制。

青海最大的价值在于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如何立足实际加大草原生态保护,惟有发展壮大特色生态畜牧业,这是青海省以生态保护优先理念,协调推进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选择。

从2005年开始,农业部每年持续组织开展全国草原监测工作,掌握草原资源和生态状况。2012年全国草原综合植被盖度为53.8%,比上年提高2.8个百分点。近年来,全国天然草原生产力水平呈现波动性增长,2012年全国天然草原鲜草总产量达10.5亿吨,较2005年增加11.9%。全国重点草原牲畜超载率不断下降,2012年全国重点天然草原的牲畜超载率为23%,较2005年下降12个百分点。2012年退牧还草工程区草原植被盖度较项目实施前提高11个百分点,鲜草产量提高49.3%,京津风沙源治理区平均草原植被盖度较工程实施前提高12个百分点,鲜草产量提高53.2%。

必须加大生态保护建设力度,全面落实新一轮草原生态保护补奖政策,积极推行禁牧、休牧和草畜平衡制度,严格绩效考核,确保政策实施效果。认真组织实施三江源、祁连山生态保护建设及退牧还草等重大生态工程,采取自然修复与工程措施相结合的方式,恢复治理退化草原。加大草原围栏、生物灾害防控、黑土滩及沙化草原治理等项目建设力度,加强退化草原的综合治理,全面改善草原生态环境。

宁夏自2003年起实行全区禁牧封育,启动实施退牧还草工程,2011年实施草原补奖政策,草原沙化状况明显改善,草原生态恢复成效显着。通过对宁夏中北部沙化草原集中分布区的遥感监测分析,显示监测区域沙化草原面积明显减少。2000年该区域重度沙化草原面积36.83万公顷,2011年缩小到17.88万公顷,重度沙化草原面积减少51.46%。

必须纵深推进国家草地生态畜牧业试验区建设,提升生态畜牧业合作社运行水平,整合草原、牲畜,优化畜群畜种结构,推广应用牛羊高效养殖技术,提高畜牧业生产效益。探索开展农牧民专业合作社创新试点,引导发展联合社经营机制,全面提升生态畜牧业水平。

内蒙古通过实施退牧还草、京津风沙源治理等重大保护工程,落实草原补奖政策,草原生态持续改善。2012年内蒙古天然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40.3%,较2006年提高了4.2个百分点;天然草原鲜草产量达20145.9万吨,较2006年增产20.9%。2012年,退牧还草工程区内平均植被盖度较工程区外提高14个百分点,平均植被高度、鲜草产量分别较工程区外提高45.3%和63%。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的实施,有效遏制了严重沙化草地的扩张。

必须推进草业改革创新,探索不同区域、不同类型的草业发展模式,创建草业科技服务平台。探索完善草原生态补偿长效机制,建立健全草原生态保护标准体系,完善绩效考评和激励约束机制,建立生态保护公益岗位制度。将生态保护与精准扶贫结合,与牧民转岗就业结合,与牧民增收、改善民生相结合,探索构建生态管护长效机制。

进入新世纪的10年,党中央作出了建设生态文明的战略部署,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在草原牧区启动实施退牧还草、京津风沙源、西南岩溶地区治理等重大草原生态保护建设工程,集中治理生态脆弱和严重退化草原,局部地区草原生态环境开始好转;草原禁牧休牧轮牧制度和草畜平衡制度逐步得到推行,草原超载率逐渐下降,全国草原生态环境加速恶化的势头有所缓解。但草原仍然普遍超载过牧,非法开垦草原、在草原地区开采矿藏、肆意征占用草原现象突出,全国草原生态处于“局部改善、整体恶化”的状态。

全力推动青海省草原生态保护及生态畜牧业发展,必须牢固树立生态保护优先理念。认真践行习总书记提出的“四个扎扎实实”的重大要求,紧紧抓住国家政策机遇,以绿色发展推动科学发展,才能全面推进草原生态保护建设。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国草原特殊的地理位置分布和恶劣自然环境条件,决定了草原生态保护建设工作的长期性和艰巨性。只有继续保持并加大草原政策扶持力度,切实把各项强牧惠草政策落实到草场牧户,实现草原牧区生态改善与经济发展相协调,到2020年全面实现草畜平衡,实现草原生态良性循环的目标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草原生态保护建设再上新台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草原牧区生产力得到极大解放,草原畜牧业快速发展。同时,由于畜牧业生产经营方式粗放,草原生态不断恶化。日益严峻的草原生态形势,对我国生态安全构成巨大威胁,严重制约了牧区畜牧业发展、牧民增收和牧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从今年统计的数据看,草原植被比2005年提高3.8个百分点,盖度面达69.3%。牧草平均产量提高26%左右,优良牧草增长19.92
%。三江源地区水资源量持续增加,青海湖水位连续9年上升,三江源头不仅再现千湖奇观,青海湖入湖河流还呈现半河清水半河鱼的景观。

青海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的理念,扎实推进生态立省战略,认真组织实施退牧还草、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与综合治理等重点生态工程。截至2012年,全省共治理黑土滩659万亩、沙化草地137万亩,建成围栏禁牧草场1.24亿亩,补播退化草地2463万亩,有效减缓了草原退化趋势。

全国六大牧区之一的青海,天然草原占到了全省国土总面积的一半,不仅是青海近百万牧民赖以生存的家园,也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等江河水系的发源地和水源涵养区,更是青海乃至全国重要的生态屏障。

合作社经济组织的建立优化了生产布局,从根本上解决了人草畜三者之间的矛盾,草原生态保护成效得到有效巩固。全省牧区11.3万户牧民住上崭新、明亮、宽敞、温馨的定居房,近6.9万多户牧民在游牧活动中用上了帐篷、火炉、电视等草原现代设施。

从2008年开始,青海省率先在全国推进草原生态畜牧业建设,从体制机制上闯出一条符合青海省实际的草原畜牧业发展的新路子。全省1228个生态畜牧业合作社覆盖了纯牧业村,从天然草原转移到合作社或养殖场进行舍饲半舍饲养殖的牲畜达324.8万羊单位。

草原生态畜牧业转型实现新发展

必须开展草原实用技术推广,加快草原科技成果转化率,结合全省草原保护建设工程的实施,及时将先进、实用、成熟的科学技术应用到草业各项工作中,提高草原保护建设成效。

必须加快饲草产业发展,落实新一轮草原生态保护补奖政策的关键,推进饲草业发展,以草促牧,饲草产业和生态畜牧业携同发展。通过草畜一体化方式拉动草产业发展,以草产业发展带动畜牧业持续稳定地增长,实现饲草业与生态环境保护双赢的目标。

2014年,青海省被农业部确定为首个全国草原生态畜牧业试验区,全面开启了青海草原生态畜牧业转型升级步伐。为打破单家独户的生产经营方式,全省以村为单位,组建生态畜牧业合作社,引导牧民整合牛羊、草场,统一组织生产、采购生产资料、经营农畜产品,实现适度规模经营。省财政还投资2600万元鼓励和支持130名大学生村官、农技人员领办生态畜牧业合作社,解决了能人领办问题。

多年来,青海省围绕草原保护建设工程,相继制定出台天然草原禁牧和草畜平衡管理、草原承包经营权流转、冬虫夏草资源保护与管理、草原生态管护员管理、完善草原承包、基本草原划定等一系列办法制度,为依法治草提供了依据。还初步建立了覆盖全省、统一协调、更新及时、反应迅速、功能较为完善的草原动态监测管理系统,开展了草原生产力、生态环境状况等方面的监测预警。

目前,青海省已建成全国认证面积最大的有机畜产品生产基地。各合作社组织牧民大力发展农畜产品初级加工、民族工艺品加工、特色文化旅游等二三产业,促进了牧民从事非牧产业,实现了多渠道增收。

合作社整合、流转草原创新经营机制,按畜群重新划区轮牧。整合牲畜,按类重新组群放牧。按技能分工劳动力,挑选放牧能手从事放牧、选举懂经营善管理的能人领办合作社、其余劳动力转向二三产业。并整合财政资金,建设畜用暖棚、畜牧良种工程、人工饲草基地、草原围栏、免疫注射栏等,既改善了基础设施,又提高了资金使用效率。

草原生态保护建设取得新突破

冠亚体育平台,从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快推进饲草料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探索建立了“公司+合作社+基地+农牧户”等多种草业发展模式,到开展高寒地区优良牧草的选育栽培技术研究,破解三江源黑土滩治理难题。在青海草地早熟禾、青海中华羊茅等草种选育和4000米以上高海拔地区人工种草取得重大突破。

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牧区人口增长,牲畜增加,草畜矛盾尖锐,青海省90%以上草原出现严重退化,草原承载力明显下降,严重影响了草原畜牧业持续发展,对国家生态安全屏障构成威胁。

“草原生态环境脆弱、可持续发展难度大,组织化程度低、创新能力不强,草业装备条件差、发展方式转变难,草原监理和服务体系建设滞后等问题依然突出。”面对成绩,省农牧厅相关负责人认为发展道路依然曲折艰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