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提起路传波的名字,界首市芦村镇路洼村的村民都知道这位养兔状元。他不仅是远近闻名的养殖大户,还把兔粪卖给蔬菜种植大户,利用秸秆加工饲料,把养兔技术无偿传授给乡亲,帮助当地村民共同增收致富。返乡创业养兔子
走进路传波的长毛兔养殖专业合作社,八座白色的大棚映入眼帘;大棚内,近300只长毛兔或闭目养神、或安逸进食。有的兔子被长长的兔毛遮住了红眼睛,有的则全身褪去了厚厚的“衣裳”。
上世纪90年代初,高中毕业的路传波和村民一起外出务工,他收过废品、当过搬运工、干过泥瓦匠。作为那时候的“文化人”,路传波意识到,出苦力不是长久之计,他决定学一门手艺,靠技术吃饭。后来,他到浙江一家大型养兔基地打工,由于干活勤快、脑子聪明,很快学会了一整套养兔技术。1995年,他花了3000元,从浙江引进8只高产长毛兔,回乡建起自己的养殖场,经过繁殖,饲养了400多只兔子,第一年就获利近万元,坚定了路传波的养殖信心。begin–> 镇海巨高长毛兔面临艰难选择。兔毛兔粪都收益
现在,路传波的长毛兔养殖专业合作社初具规模,存栏2400多只兔子。
“前两天,这只兔子被山东一个养殖户看上了,开出2万元的价格,我没舍得卖。”路传波抱着一个兔子给记者看。记者注意到,这只兔子的毛比其他的兔子毛更卷、密度更好,有点像羊毛。
“这只兔子品相最好。”路传波告诉记者,现在的衣服、鞋子、配饰都需要兔毛、羊毛做装饰;兔毛的生长周期短,相较于羊毛,很多加工企业更喜欢选用兔毛,根本不用愁销路。
据了解,一只兔子70天可以产7至8两兔毛,2400只兔子可以收1800多斤兔毛;一年剪五次,按一斤110元的价格计算,除去人工、饲料等成本投入,一年大约可以获得纯收益60万元。
除兔毛外,兔粪也成为抢手货。现在,路传波将以前难以处理的兔粪都卖给周边的种植大户,一个月的兔粪也能收益1万元。利用秸秆作饲料
路传波告诉记者,政府提倡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也给自己带来了商机。现在,他配置出一种用秸秆、豆粕、玉米混合的颗粒饲料,周边的养兔户都从他这里购买。
记者注意到,养兔场大门旁的两间房子里堆满了饲料,另一间房子里是饲料加工机器——将秸秆、豆粕、玉米或黄豆放进去,即可加工成颗粒状饲料。
“加工过的饲料不仅易储存还有营养,特别适合兔子生长。”路传波告诉记者,2014年夏秋两季,他收了不少小麦、玉米秸秆;今年午收前,他打算在芦村镇设置一个秸秆收购点,专门回收秸秆。
“现在,我储存的秸秆已经用完了,又从山东购进一批草料,用来制作成饲料,一斤成本1元左右,卖给养殖户大约1.3元/斤,一个月能卖30吨饲料。”路传波介绍说,如果利用本地秸秆,卖饲料的收入还会增加。此外,一对种兔一年可产1000只小兔,待喂到3斤左右,又可按每斤60元卖出,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带动乡亲共同富
路传波走上致富路后,不仅免费向农户传授养兔技术,还向他们赠送仔兔、提供防疫服务。“成本低,见效快,还不愁销路。”路洼村村民路青山告诉记者,自己年纪大了,在家里也没啥事,养一些兔子,遇到养殖难题,都能找路传波帮助解决。
不仅在芦村镇,在界首市新马集镇、光武镇,也都有路传波养殖技术的受益者。新马集镇养殖户方杰清告诉记者,2012年,他回到家乡发展,跟着路传波学习长毛兔养殖技术;现在,他的养殖规模和路传波差不多,收入非常可观。

镇海兴荣兔业合作社理事长王君义近日卖掉了所有的兔子,看着即将被卖到慈溪一养兔厂的兔子,不禁暗想:兔子,我让你活着,没有杀你。王君义妻子陈丽娟更是为不能再养兔子而心酸不已。因为规划中的高压线经过王君义所在的水灌王,王君义家在拆迁之列。在拆迁协议上签完字后,王君义夫妻俩陷入了迷惘。陈丽娟准备去附近工厂找点活干,而她真正想的却是能够继续长毛兔养殖,除了为生计考虑外,更重要的是王君义是镇海巨高兔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如果王君义不养兔,合作社很多社员表示也将放弃长毛兔养殖。巨高长毛兔还能贴上“镇海”标签吗?王君义的兔舍占地200多平方米,巨高长毛兔就要消失么?坚守还是外走?贵州?与镇海有很多兔缘的贵州可否算是镇海长毛兔的一个产业转移地?2007年,贵州省普安从镇海引进251只长毛兔,普安县将此作为扶贫的一个项目,安排较有技术的6家农户养殖。经过一年多发展,2008年底,大大小小兔子已经发展到3000多只。没曾想,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雪让没有防冻措施的兔子死了80%。“缺水缺电,没有大棚兔舍的防冻能力。”贵州省普安县宁波对口扶贫协作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说。尽管后来在兔舍外围也有一些防风设施,可毕竟还没有经济实力来实现大棚化养殖。在养兔上摔了一跤的农民也逐渐退出曾经让他们兴奋不已的致富门路。到现在为止,只有6家农户在养殖长毛兔。显然,长毛兔在贵州并没有实现可观的预期。尽管普安县也出台了一些优惠政策,如60元每斤保护价收购兔毛,但这一价格相比其它地方来说,每斤还是要低10多元。吉庭昌告诉笔者,贵州山多,气候与镇海有很大差异,兔子繁殖率低,更重要的是兔子饲料比镇海要贵,另外,这些养殖户尚没有销售种兔的利润。“6户人家2000只兔子,兔毛年利润有15万元,平均每户2.5万元。”
曾在王君义家学习半个月养兔技术的贵阳人曾和梅,当时在家乡开办了一个长毛兔养殖场,但最终因为气候、技术、交通等各种因素,还是选择中途退却。天津?与贵州相比,天津是否是镇海长毛兔转移的很好选择地呢?2007年8月底,天津宁河县从镇海引进1000只巨高长毛兔,安排16家农户集中养殖。当时为了让百姓致富,该县政府规定,农户只要拿出8000元就可以在政府建立的兔业服务中心养兔。为此政府补贴了100多万元建立大棚。与贵州的长毛兔停滞不前相比,宁河的长毛兔养殖要好得多。目前,已经有12个集中养殖小区,每小区有兔笼1万多只,养殖户也由当初的16户发展到70多户。在宁河县畜牧水产局兔业服务中心负责人的眼里,宁河的长毛兔养殖之路算是走对了。北方冬季气温很低,所以宁河县兔业服务中心是标准大棚。一到冬季,兔子只能吃夏秋储备的草粉,成本也就相应低些。另外,当地政府也采取养殖每只长毛兔补贴30元的政策鼓励农户养殖。但这是针对当地农户的,如果镇海的一些养殖户去,就不能享受补贴。尽管如此,宁河县的长毛兔利润依然出在兔毛上,和贵州一样的是,目前很少有种兔出售,利润也就自然不能很好。坚守!王君义不忍心杀死兔子,就把兔子给贱卖出去,更主要的是希望优良的长毛兔能够回到自己怀抱。如果转移到贵州、天津,进行技术指导或者经营养殖,王君义会去吗?他说自己在南方生活惯了,不适应贵州和天津的气候,何况在外地,养殖成本就要加上兔舍租金、住房租金等更多生活成本,更主要的是女儿尚在杭州读大学。“如果在贵州自建一个养殖规模1000只的兔子养殖场,各种成本相加有80万。”吉庭昌说。据赵振合介绍,如果在宁河自己买地建兔舍,规模1000只的种兔,兔舍投资就要40多万元,尚不包括饲料加工、存储等场地建设费用。如果租地经营,每亩每年租金要800元,十来亩地一年下来租金大概1万元。如果租赁兔业中心1000只兔笼,一年也要1万多元租金。王君义明确表示没有离开镇海的可能。兴荣兔业合作社的陈早林,今年已经56岁,他表示,如果王君义不养兔了,他们会受到打击的,养殖长毛兔就失去了合作社的销售网络和技术扶持。“希望王君义继续养殖兔子,让巨高长毛兔品牌不倒。”如果合作社真的不存在,陈早林表示自己也不会去外地。一则年龄已大,二则孙子才4岁,需要照看,三则镇海养殖一年有好几万收入,比外地养殖利润高。澥浦岚山村的邱福强也是合作社成员,他表示,如果合作社倒了,技术上没有交流,自己也会放弃养殖的。知道王君义养殖场要拆迁的事情后,去年下半年他就种植了4亩多的草莓,准备由长毛兔养殖向草莓种植的产业转移。
祈盼!王君义也曾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希望协助在镇海租块地养殖长毛兔。由于他实行的是绿色养殖,对周围的环境几乎不产生任何污染。有关部门也曾考虑将康力玻璃厂附近一闲置土地租其经营,但仍需经过各方协调。针对这一情况,王君义所在的兴丰村农业社社长显得也很无奈,由于各种因素,村里很难帮助王君义解决土地问题。但骆驼街道有一獭兔养殖场,王君义可以租养长毛兔。对此,王君义欣然接受,可最终双方未能就租养的相关问题达成一致。“出于大局考虑,我签了拆迁协议,又亏本十几万元贱卖了兔子,希望能在镇海养兔,让品种优良的巨高长毛兔留在镇海。”什么时候能迎回贱卖的长毛兔?王君义期盼着那一天能早日到来。

史小兵与他的宝贝??长毛兔。

标准化长毛兔棚舍

图片 3史小兵正向社员教授养兔技巧。

图片 4

“小兵,我家的饲料什么时候到?饲料款要缓两天哈!”“没得问题,下午就给你拉过来。”“小兵,兔毛最近涨了,可以卖了不?”“先别慌,过两天可能还要涨点。”……在洪雅县中保镇史华村的长毛兔养殖户眼里,史小兵就是他们养殖长毛兔的专家和保姆,有了疑问和困难,找他准没错。

殖户对长毛兔进行观察

危机中发现商机,从城市回到农村

图片 5

现在,中保镇的长毛兔养殖已颇有名气,效益可观,村民养殖热情非常高。可时间倒回5年,这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2007年,因为市场行情波动很大,兔毛一度跌到了每公斤76元,这样的价格让兔农们亏了本,许多兔农纷纷“打笼卖兔”,外出打工。

养殖户在剪兔毛

当时正在眉山经营个体经济的史小兵回家看到了这一场景,心中有种莫名的伤感。“史华村喂兔起码有20年的经验,就这样败下去,太可惜了!”史小兵告诉记者,当初他家里也是靠喂养长毛兔供其上学的。可当初效益可观的长毛兔为何会走向没落呢?他决定探个究竟。

“今年兔毛的行情一直不错,眼下已经达到118元一斤了,我家有300只兔子,今年纯收入至少4万元。”洪雅县中保镇史华村的长毛兔养殖户史有兵,高兴地向记者介绍着他家的长毛兔养殖情况。在农村,4万元钱可不是个小数目,不付出相当的艰辛是很难有这样收入的。“辛苦啥子哟,轻松得很!”史有兵简洁的回答和轻松的表情,令记者大感意外。虽说中保的长毛兔养殖远近闻名,养殖户收入也不错,但俗话说,一分耕耘才有一分收获,这既轻松又赚钱的活,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史小兵先后考察了浙江和山东的长毛兔养殖基地,考察结果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发现,长毛兔产业的可持续性非常强,市场需求量很大,一件高档兔毛成品在欧洲的卖价甚至高达数万元。他从中寻到了商机,毅然放弃了原本不错的生意,回到农村养起了长毛兔。

300只长毛兔 七旬老人轻松喂养

组建合作社,抱团要效益

史有兵家里养殖了300只长毛兔,每天喂养两次,早晚各一次,早上喂养饲料,晚上喂养饲料加草料,每次加料耗时半个钟头。而喂养也特别简单,直接往兔笼的食槽内添加饲料就行了,这项工作,史有兵年近70岁的老父亲就能轻松地完成。喂食加上割草的时间,一天花费在喂养兔子上的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史有兵就只在剪毛期间,在家忙活两三天,其余时间任由自己安排,或到附近工地打工,或做些其他生意,轻轻松松就把兔子养好了。

在别人纷纷放弃养兔的时候,史小兵却反其道而行之,开始修建笼舍,购进兔种开始发展养殖,这令许多村民都大感意外。但实践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一年以后,兔毛价格回升,史小兵的养殖场立刻见到了效益。

像史有兵这样轻松的养殖户还有很多,该镇合江村妇女李淑香,老公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全凭她一人张罗。李淑香养殖了100多只长毛兔,还经常到基地剪兔毛,50元一天的工钱令她很满意。她说,早晨喂了兔子就没事了,能多挣点钱,何乐而不为呢?

在养殖场获得成功的同时,史小兵又在2009年成功组建了兔业专业合作社,吸纳养殖户为会员,大家抱团闯市场。有了合作社的组织和引导,兔农们掌握了更先进的养殖技术,兔毛质量和产量都得到了提高。同时,社员们还可以拿到厂家直销的饲料,养殖成本大幅下降。

抱团养殖 合作赢得高收入

更为重要的是,有了专业合作社,兔毛的量做大了,许多客商纷纷找上门来成批订购,从根本上改变了以往兔农单打独斗的销售模式,成功将兔毛由买方市场转变为卖方市场。养殖成本下降了,收益增加了,一降一升,兔农的利益得到了切实保障,大家投身养兔的积极性更高了。

从前养殖户们都各自为政,自己干自己的,可是高额的养殖成本让他们认识到,单干不如抱团。在当地政府积极引导下,养殖大户牵头成立了长毛兔专业合作社,许多养殖户都踊跃加入进来,让整个产业更具规模,更加规范。养殖户吴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家养了长毛兔200只,三天就得消耗两包饲料,一个月消耗20包。市场售价每包145元,而通过合作社,他们拿到的价格是每包120元,一包节约25元,光饲料成本,一月就能省下500元。

做大做强,为小康社会奉献力量

“以前大家对兔毛的市场行情不了解,稀里糊涂地就把兔毛给卖了,一打听才晓得自己卖亏了。”养殖户李成军一边讲着自己以前卖兔毛的吃亏经历,一边为现在越来越规范的兔毛市场叫好。合作社迅速准确地了解市场行情,确保兔毛高价位出售,养殖户利益得到了保障。据斌闳兔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史小兵介绍,现在兔毛的流通环节还有优化的空间。下一步,他们将着力扩大养殖规模,直接与纺织企业进行对接,省去中间环节,进一步增加养殖户收入。

史小兵是当地出了名的热心肠和实干家,村民有任何困难找他,他总是随叫随到,不仅解决养兔难题,还时常调解邻里矛盾、化解基层纠纷,包村干部李洪波更是送给他“半个干部”的称号。“我真正的事业在农村。”得到了群众的认可,史小兵更加坚定了在农村大有作为的信心。

养殖要轻松 技术保障是前提

在史小兵的带领下,合作社会员每只兔子每年至少可以获得120元的纯收益。按照每户养兔350只计算,农户单养殖长毛兔一项,年纯收益就可以达到42000元。现在,史小兵培育出的种兔成活率,由当初的50%提高到了95%,这给了许多养殖户莫大的信心,以前中断了养兔的农户又重新养起了兔子。

解决病害是养殖业要面对的最为关键的问题。而这一点对于中保镇的长毛兔养殖户来讲,却是不必过于担心的问题。多年的养殖经验使他们对兔子的特性和疾病预防了如指掌,什么季节该打什么疫苗,出现常规疫情该如何控制,他们一清二楚。只要不出现疑难杂症,自己就能搞定。

史小兵告诉记者,他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一步一个脚印把产业做大做强,将长毛兔养殖经验推广到更多乡镇。同时,将产业引向更加规范、健康、科学的发展轨道,建成一个集养兔、兔毛加工和销售为一体的集散中心,进一步提高兔农收益,切实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奉献力量。

倘若真的遇到自己难以解决的问题,他们也不会不知所措,因为他们还有强有力的技术后援。合作社与四川农业大学建立了合作关系。对于无法解决的难题,合作社会将病兔标本送至联系点进行化验,然后对症下药。今年三月,史华村2组养殖户林代红的兔子陆续死亡,但却找不到原因。川农专家检验发现,兔子死亡原因系大肠杆菌和魏氏梭菌的交替感染,专家果断采取措施,林代红的兔子很快又恢复了活力。科技保证了安全,排除了最大的风险隐患,养殖户当然轻松。

投稿人:中国农业大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