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千万,带毛的不算”,这句流传甚广的俗语告诫人们:饲养禽畜风险太大,动物活体根本算不上家产。但从2012年下半年起,山东省高青县的养殖户和企业,却能将饲养的黄牛和黑牛登记造册,并作为资产抵押,从银行贷到了款。

“家有千万,带毛的不算”,这样的俗语折射出养殖风险大的现实,缺乏抵押物让养殖业长期面临贷款难。

通过明晰产权、发现价格、分散风险等手段,高青县政府和市场联手,将原先“不算数”的活牛,变成了可抵押的动产,解决了养牛业的资金瓶颈问题。“带毛的”不仅算数了,还成为了当地养牛业者最重要的融资工具。

山东黑牛故乡高青县,从2012年起尝试政府和市场联手,明晰产权、分散风险,将原先“不算数”的活牛变成可抵押的动产,探索破解黑牛产业资金瓶颈的新路。

养牛差的就是钱

困局??

无论是农户还是企业,从购买母牛到收购小牛,从供应饲草到建设牛舍,比其他养殖项目,要耗费多得多的资金。高青县常家镇五合村村民吴洪峰,养了4年黑牛。他告诉记者:买一头能繁母牛得1.5万元,如果肚子里有小牛,价格得“小两万”。目前,吴洪峰的养殖场存栏有80多头母牛,算下来,光买母牛就是一笔不小的钱。“一头牛每天的草料钱算下来也得12元左右,我这80多头母牛,一年的草料钱就得好几十万元。”吴洪峰说。

关键是差钱。养牛企业最大的本钱就是活牛,一头牛从收购到出栏,成本在2.5万元

但农户们要获得贷款,除了找公务员担保,只有三户联保。吴洪峰说:“咱哪有公务员亲戚给担保?联保封顶只能贷5万元,只够买两头母牛,根本不够使的。”

相比于其他的牲畜,黑牛的养殖周期非常长。

山东布莱凯特黑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当地两家龙头企业之一,吴洪峰饲养的小牛正是被该公司收购。“现在,公司收购一头小牛得将近9000元,这个价格明年还得涨。”公司总经理柏学进说。目前,该公司自有牧场存栏黑牛近1万头,仅收购资金一项就需要近亿元。虽然公司抵押了土地和房产,但所获得的资金仍然不能支撑其快速滚动发展。在当地,农户购买能繁母黄牛,通过人工授精等方式,繁育出小黑牛。经过6个月的饲养,初长成的小黑牛,由企业收购。小黑牛在企业经过22个月的饲育,达到出栏条件,分割屠宰,产生效益。由于黑牛的生产周期很长,资金占用时间在畜牧业中几乎最长,农户和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极为迫切。

在高青县,一般是农户购买能繁母黄牛,然后通过人工授精等方式繁育出小黑牛。农户饲养6个月后,再将初长成的小黑牛卖给企业。企业经过22个月的饲育后,黑牛才能达到出栏条件,进入屠宰环节产生效益。长达28个月的时间里,资金无疑要被大量占用。

“养黑牛,别的都没啥,就是差钱!”吴洪峰说。

“养黑牛,别的没啥,就是差钱。”对于这其中的滋味,养殖户和养殖企业最有发言权。

冠亚体育平台 ,把动物变成动产

从2008年的20头黑牛起步,常家镇五合村养殖户吴洪峰的养殖场如今已经扩大到200头黑牛。“买一头能繁母牛要1.5万元,如果肚子里有小牛,价格得‘小两万’,一头牛每天的草料钱算下来也得12元左右,光这80多头母牛一年的草料钱就得好几十万。”

高青的活牛也能抵押贷款了。农户和企业,一有现钱,就投入买牛。因此,活牛成了养牛业者最重要的本钱。但“带毛的”活牛,在别人看来并不算资产,拿来抵押给银行,更是天方夜谭。但在信用和担保都不解决大问题的背景下,用活牛抵押成了被逼出来的课题。

此前,吴洪峰也曾通过“三户联保”的方式从农信社贷过款,但金额只有5万元。“这点钱连3头牛都买不来,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把动物变为动产,就必须将牛的经济属性确定下来。在农行高青支行公司业务部经理姜震看来,这当中要过4道关。从2010年开始尝试,为了闯这4道关,银行、企业、农户、政府做了大量探索、合作甚至妥协。

以克隆牛而闻名的山东布莱凯特公司,也面临着与吴洪峰同样的难题。该公司目前自有牧场存栏黑牛近1万头,一般从农户手中收购一头小牛的价格要7000多元,而一头牛每天的饲料花销在30元左右。粗略估算,一头牛从收购到出栏,成本在2.5万元左右。

第一关:价值确认。一头牛能抵押多少钱?农户、银行谁说了也不算,按照动产抵押登记有关办法,得由专业价格评估机构出具报告。干了15年估价工作的薛永亮,对给牛估价很犯难。在那之前,他一年也就碰到几起给动物估价的案例,但多数属交通事故赔偿。要像机器设备那样,当做抵押资产来评估,薛永亮觉得颇为棘手,因为现有的估价规范并不适合价值高且越养越值钱的黑牛。对这个新生事物,薛永亮边试边干,通过实地清点,最终为每一个企业和农户,评定了牛的价值。这个价格,相比市价,打了一个不小的折扣。

“养牛企业最大的本钱就是活牛,如果不把活牛当作资产,企业还能有什么。”董事长董雅娟表示,以往贷款主要依靠担保,守着活牛这座金山,却贷不来钱,企业很难实现大的发展。

第二关:检疫免疫。禽畜不能抵押,问题主要出在疫病风险。柏学进说:“黑牛不像奶牛,不容易生病,光吃不干活,越长越壮。”吴洪峰说:“牛这样的大型动物,不容易生病。县里重视养牛,畜牧局常派人来指导,他们很重视,不用担心生病。”姜震和同事曾一气数了3700多头牛,发现只有2头打吊瓶,但都因为先天不足,而非染病。

破冰??

第三关:抵押登记。要将机器设备抵押,银企双方必须到工商部门,将评估好的动产登记造册。对高青县工商局市场合同科科长张浩来说,登记活牛为动产,是前所未有的业务。该不该登记、怎么登记,县工商局一直拿不准。得到上级的肯定答复后,2012年7月2日,吴洪峰和农行工作人员来到工商局,将估价71.49万元的80头牛,在工商局作为动产登记,并取得了27.9万元的贷款。吴洪峰也成为山东省进行动物活体抵押贷款第一人。

两年“闯四关”,摸着石头过河,活牛变活钱,活牛抵押贷款总额超6000万元

第四关:农业保险。银行曾要求贷款方,在贷款之前,给黑牛上保险,进一步降低风险。但因为4.5%的保费费率太高,这一本来大前年就可实施的金融创新,久未实施。但随着农业保险市场的放开,新介入的阳光财险报出了1.95%的费率,这让企业感觉还能承受。之后,在上级行提出不将入保列为必要条件后,高青支行决定:企业必须参保,养殖户不强行要求。在给2100头牛支付了每年80多万元的保费后,布莱凯特公司终于通过抵押活牛贷到了款。

为破解畜牧业融资困局,高青将目光瞄准了活牛。活牛抵押,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从提出到实施,政府和市场联手,花了2年时间,闯了4道关,让动物成了动产。

“要把动物变为动产,就必须将牛的经济属性确定下来。”农行高青支行公司业务部经理姜震介绍说,这当中涉及价值确认、检疫免疫、抵押登记、农业保险4道关,缺了哪个环节都不行。

抵押解决大问题

第一件难事,就是一头牛能抵押多少钱?按照动产抵押登记规定,必须由专业价格评估机构出具报告,农户、银行谁说了都不算。

尽管过程麻烦,尽管压力很大,尽管“抵押”俩字说出去不好听,但吴洪峰承认:活体抵押给他解决了融资的大问题。在现有的融资环境下,这是最好的办法。

“要像机器设备那样当做抵押资产来评估,操作起来并不容易,因为现有的估价规范并不适合价值高且越养越值钱的黑牛。”即便是干了十七八年的估价工作,天平价格评估公司经理薛永亮也犯了愁。

拿着贷到的27.9万元,吴洪峰买了12头母牛,如今都已怀孕,明年就能产生收入。按照今年一头牛8600元来计算,能为他带来10万元左右的收入。仅去年前三季度,吴洪峰将50多头小牛卖了40多万元;可以预计,随着融资规模扩大以及收购价的上涨,他的收入还会更高。正因为这笔贷款,吴洪峰能够不断“滚雪球”,将养殖规模迅速扩大。

此前,他一年也就碰到几起给动物估价的案例,其中多数属交通事故赔偿。边试边干,薛永亮通过实地清点,依据牛的品种、月令、市场价格及养殖管理水平评定了牛的价值。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这个价格相比市价也打了一个不小的折扣。

现在,吴洪峰每月还息1970元,一年到期后还本。他觉得还款没压力:“过年的时候还能卖15头,全年卖70头没问题。卖了牛,除了还贷款,就用来买牛、买草。只要条件允许,到期后,我想都抵押出去。”

禽畜不能抵押,问题主要在疫病风险。而黑牛的特点是光吃不干活,不容易生病。高青县非常重视养牛业,在防疫工作上毫不松懈。这些都为活牛抵押提供了可能性。姜震和同事曾经查看了3700多头黑牛,发现只有2头因先天不足出现了一些症状。

布莱凯特公司目前存栏黑牛近万头,但只有2100头12-16月龄的黑牛,作为优质资产抵押贷款。但这笔3000万元的贷款,已经为公司解决了大问题。对布莱凯特公司来说,活体抵押贷款资金,是其他抵押贷款资金的两倍。黑牛活体抵押,已成为公司融资主要渠道。对这家农牧企业来说,活牛作为最重要的资产,在金融市场上真正体现了其应有的价值。

到了抵押登记环节,工商部门也一直拿不准。活牛该不该登记、怎么登记,从来没有先例可供借鉴。多次请示上级之后,高青县工商局才受理了这项业务。

最后一道关口来自保险。起初,银行曾要求贷款方在贷款之前给黑牛上保险,但4.5%的保费费率令企业和农户难以承受。后来新介入的阳光财险报出了1.95%的费率,而上级银行也提出不将入保列为必要条件。农行高青支行最终决定企业必须参保,对养殖户则不作强行要求。

就这样,历经2年的时间,银行、企业、农户、政府摸着石头过河,各方有合作,也有妥协。人民银行高青支行行长王振平表示,以往养殖户或企业买了牛,钱就变成了死钱,“现在让活牛变成了活钱,这是活牛抵押的根本问题。”

活牛抵押的推出,大大缓解了养殖户和企业的资金问题。2012年8月,吴洪峰用80头母牛贷到了27.9万元,随即买了12头母牛。按照今年一头牛8600元来计算,吴洪峰可以获得10万元左右的收入。布莱凯特公司以2100头12?16月龄的黑牛作为优质资产抵押,获得了3000万元的贷款。

截至目前,农行高青支行通过活牛抵押方式发放的贷款总额已超过6000万元。

难题??

资金风险大。金融支农要找到好的结合点,继续加大政策支持,探索龙头企业担保模式

活牛抵押,风险不言而喻,其程序也因此而变得复杂。一般性贷款只需找担保人、跑银行,活牛抵押则需要跑银行、工商、评估、畜牧、保险等多个部门。

在姜震看来,活牛抵押毕竟还是一件新鲜事,风险是银行、户主面对的共同问题。“抵押物随时可能会生病、死亡,变现还有不可预见的风险,相关各方都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精力,所以不能怕麻烦。”

除活牛参保、工商部门登记外,畜牧、银行、保险等部门还负有一定的监管责任。相关人员每周或不定期地要到现场查看,清点牛的数量,查看牛的健康状况及有无“掉包”现象。

一些金融机构的负责人提出,金融机构没有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而政府部门也难以承担起监管的重任。“有必要借助社会化的力量,引入第三方的监管公司,对作为抵押物的活牛进行日常的监管。”

据统计,高青县100?500头规模以上的养殖户有近40家,基本上都有贷款需求。但对于银行而言,目前并不能做到所有有贷款需求的养殖户都能用活牛抵押的方式获得贷款。由于资金风险较大,银行在贷款户的选择上慎之又慎。

2012年,农行高青支行共发放5笔抵押贷款。涉及的两家企业和3个自然人都是由县农工办、畜牧局提供的诚信户。

“现在主要是以企业和有规模的养殖户作为贷款对象,应该说目前活牛抵押的社会效益远远大于经济效益,可以带动其他金融机构共同支持农业。”农行高青支行行长朱庆合认为,金融支农需要找到一个好的结合点,既要创新举措支持农业产业做大做强,同时也要规避金融机构的风险。

“给牛投保让我们无形中又多了块保费支出。2000多头牛一年的保费就是80万元。”董雅娟表示,按照现在的规定,不投保银行就不给贷款,成本还是高了些。“现在养牛和过去不一样,有科技做支撑,市场需求也大,希望国家能给予政策上的支持,尤其是继续加大金融支农的力度。”

目前,高青县正与企业协商设立基金,通过龙头企业提供担保的方式,为更多想要加入黑牛养殖的农户解决贷款难题。

投稿人:中国农业大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