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带头大鹅”的率领下,羊群井然有序。
“我们村里张玉香家的100多只绵羊竟然靠一只大鹅统领,8年来她养的羊从来没有丢过。”连日来,胶州南关街道办事处高家台子村村民向本报反映称,村里的人都亲切地把大鹅叫做羊群的“带头大鹅”。今天下午,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今天下午,记者来到高家台子村,村民张玉香正打开羊圈,一只大白鹅昂首挺胸地从羊圈里率先走出来,随后,100多只绵羊跟在大鹅后面有顺序地走出来。之后,女主人在后面赶,白鹅在前面领路,直奔野外放牧的草地,记者一路跟随。从羊圈到放牧的草地有近两公里的路程,女主人悠闲地跟在羊群后面,大白鹅英姿飒爽地走在羊群前面,不停地叫着。队伍里有个别不听话的绵羊擅自离队偷吃路边的野草,乱了队形,白鹅听到主人的召唤后,会立即从前面转到队伍后面,快速挥舞着翅膀,伸长脖子“嘎嘎”叫几声,掉队的绵羊就立即赶回队伍,其他的绵羊也立即响应,自觉排好队伍继续前进。
张玉香告诉记者,以前她听村里的老人说,鹅有灵性,有看家护院的本事,当初开始养羊时,她就让丈夫从集市上买来一只鹅。经过“培训”,鹅很快就“上岗”了。现在,大鹅每天固定的工作就是看护羊群,只要有陌生人靠近,它就会大叫。羊群里不管大羊小羊,都绝对服从这个“带头大鹅”。
张玉香还告诉记者,这只大白鹅白天在外放牧看护完了羊群后,还担负着看家护院的职责,8年来,她家从来没有丢过羊,家里的物品也没有丢失过。“很多人听说我家的鹅会放羊,想花高价买回去看家,但都被我拒绝了。”

高二云骑摩托载着妻子薛栓女前往自家承包的沙柳林 新华社记者 邹予 摄

代家村人养洼地绵羊,是为了羊肉。王者勇说,洼地绵羊胴体脂肪含量为12%-15%,小尾寒羊则为18%-20%。胴体脂肪含量为12%-15%的绵羊肉吃起来鲜嫩,口感好;含量再高了,膻味大,尤其是内地人,不愿吃膻味过大的羊肉。更重要的是,在艰苦的环境中,洼地绵羊进化出了一种“本领”——把脂肪储存到肌肉间,这就形成了羊肉的大理石花纹。这种羊肉最好吃,当然能卖出更高的价格。

羊群入圈后,高二云关上自家羊圈的门 新华社记者 邹予 摄

放养的绵羊,基本还是传统的养殖模式:以母羊为主,靠卖小羊挣钱。徐金福说,前几年活体绵羊每斤12元上下,100只左右的羊群,一年平均能纯挣7万元,养得好的收入过10万元。并且,放羊的都是些50岁以上的老人。

80岁的高林树坐在官井村家中留影 新华社发

人均收入6000元

高二云在自家后院的草地上放羊 新华社记者 邹予 摄

无棣县海丰街道办事处代家村没有广阔的草原,还因为滨海,多风多雨,低洼潮湿。然而就是这样的村,也大量养着绵羊。养绵羊,成为代家村村民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靠此,村民年收入可达400万元。

高二云与妻子在院中喂鸡 新华社记者 卢烨 摄

世界上有个被称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这个国家就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草原广阔,气候干燥,很适合绵羊生长。近200年来,养羊业一直是澳大利亚经济的主要支柱和大宗出口创汇产业。

高二云在为沙柳砍去杂枝 新华社记者 卢烨 摄

代家村周边能长草的荒闲地现在很少了,村民要赶着羊群走4里地,到无棣和阳信交界的地方。那里有一片盐碱涝洼地,可以放羊。

高二云在官井村种树 新华社记者 卢烨 摄

适宜潮湿低洼地

高二云在为沙柳砍去杂枝 新华社记者 卢烨 摄

▲洼地绵羊产羔多,一胎可产到4只。图为徐金福家圈养的洼地绵羊。

高二云在给柳树修枝 新华社记者 卢烨 摄

因为生长在潮湿低洼地带,这种羊所产的羊毛质量不好,一斤才卖几块钱,一只绵羊卖毛收入不过六七元钱,仅够剪羊毛的工夫费。可到了春秋天还得给羊剪毛,因为那样以利于羊的生长。

父子造林30年 林进沙退绿富同兴 中国林业网 来源:新华网 打印本页

近些年,土地成了宝贝,荒碱涝洼地一样有人开发利用。能放羊的地方就越来越少了,这限制了代家村洼地绵羊的饲养。徐金福带着村干部到东营、河北等地考察了一圈后,在村外划出20多亩地,让村民建羊圈,搞洼地绵羊育肥。10户村民建起羊圈,每户一批育肥400只羊,一年育肥3批。

55岁的高二云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官井村的造林大户,种有5000多亩树林。从他家后院远望,地里的玉米已有一人高,羊群在茂盛的草地觅食,整个村庄绿意盎然。难以想象,30多年前这里曾是一片荒沙。带头改变这一切的人,就是高二云的父亲高林树。
20世纪80年代,位于库布其沙漠边缘的官井村风沙肆虐,庄稼难活,大部分村民外出谋生。1986年,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高林树承包了800亩荒沙种树。经过全家人5年的努力,沙地长起了植被,土壤得到改良,通过在林间套种可用于榨油的麻子,高家成为村里第一个万元户。村民们纷纷效仿,开始承包沙地种树,如今官井村总面积33万亩的土地已种树19.2万亩。
父亲高林树年事已高,高二云不仅继承了父亲的造林事业,还经营农田、饲养山羊、兼任护林员,一年纯收入超过15万元。30年坚持不懈治沙造林恢复了生态,促进了生产,也改善了村民们的生活,实现了绿富同兴。

代家村人养的绵羊,和澳大利亚人养的不是一个品种,而是当地品种——洼地绵羊。无棣县畜牧局高级畜牧师王者勇说,这个品种的独特性,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可以在潮湿低洼地带饲养。

放养加育肥

图片 1

育肥一只洼地绵羊,平均能挣100元。一户一年挣12万元,这让其他村民很眼红。2010年,村里又划出一片养殖小区,17户村民建起羊圈。徐金福说,羊价格好的时候,全村育肥羊一年能挣320万元;700多只放养、散养的绵羊,还能挣七八十万元。全村690口人,人均养羊收入近6000元。

代家村党支部书记徐金福说,早的时候,村民家家养几只母洼地绵羊,年年留母卖羔,挣点钱补贴家用。近些年羊价高,有些村民便开始多养些,到外面放养。放养一般要养到五六十只的规模才合算,全村现在放养的绵羊有10多群,最大的群共有100多只绵羊。

澳大利亚人养绵羊,主要是为了羊毛;代家村村民养绵羊,却只是为了羊肉。

传统养殖

洼地绵羊

靠卖小羊挣钱

2014年,羊价走低,洼地绵羊同样受到影响,搞育肥的甚至亏本。进入2015年,羊价回升,至1月8日记者采访时,已经回升到每斤10元钱,这让代家村村民对正在走近的羊年满怀希望。

▲洼地绵羊产羔多,一胎可产到4只。图为徐金福家圈养的洼地绵羊。
世界上有个被称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这个国家就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草原…

从事畜牧技术工作30多年的王者勇说,追根溯源,洼地绵羊应该是蒙羊。蒙羊被带到滨海潮湿低洼地带以后,在漫长的饲养过程中逐步进化,适应了当地环境,形成了现在这一独特的品种。“洼地绵羊这一品种形成,至少已经有300年了。”王者勇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