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近年来,随着劳务经济的迅猛发展,许多农村年轻父母纷纷出外“淘金”,他们把小孩托付给自己的父母或爷爷奶奶“代管教育”。由于这

所谓“留守儿童”,是指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了生计外出打工,孩子留在户籍所在地并因此不能和父母双方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儿童。“
留守儿童”大部分处于0~14
周岁,父母外出打工后,这些儿童要么仅由在家的单亲看护,要么被留给了爷爷奶奶、兄弟姐妹、亲戚、邻居等照看,他们无法享受真正完整家庭正常的抚养、教育和关爱。父母与儿童聚少离多,沟通少,远远达不到其作为监护人的要求,而占很大比例的“隔代教育”又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因此,“留守儿童”是社会上的一个“弱势群体”,必须引起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共同关注。
由于“留守儿童”长期与父母分离,在成长发展中面临着情感慰藉缺失、家庭监护缺位、安全保障缺乏、心理健康缺护等突出的社会问题。例如,某乡镇的一所中心小学,学生来自13个村的“留守儿童”。最远的村子离中心小学有十多里山路,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家里主要是由年老多病的爷爷奶奶照看着。他们上学都要起早贪黑,每天早晨5点多天还不亮就起床,草草地吃一点便饭,打着手电去上学,到天黑才能回家。他们没有校车接送,没有父母照看,他们的生活非常艰苦,他们对父母没有感情,他们的理想就是打工,他们没有条件多读书,小小年纪只念着同父母外出打工赚钱,他们在家里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还要经常帮爷爷奶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干一些打禾、种菜的重农活。他们每年都在为学费而发愁,他们正面临着辍学的危险!……。
据全国妇联最新调查显示,目前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0多万,占农村儿童的37.7%,占全部农村人口的28.29%。其中,有57.2%的“留守儿童”是父母一方外出,46.74%的“留守儿童”是父母同时外出;79.7%由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抚养,13%的孩子被托付给亲戚、朋友,7.3%为不确定或无人监护。据央视《新闻》最近报道:中国现有7000万农村留守儿童,2000万儿童生活在贫困线下,1300万儿童没有获得户籍登记,迫切需要社会的帮助。
当数千万的“留守儿童”不得不与父母分开,这会对中国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野蛮生长、犯罪率提高、社会保障跟不上、子女入学成难题,“留守儿童”为中国经济的畸形发展埋单。据调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与未成年人犯罪人数同比增长。2007年,中国经济增长率达到最高11.4%,同年,未成年人犯罪人数也增至最高8.9万人,“留守儿童”犯罪率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是谁“带坏”了“留守儿童”?
中国有6102万留守儿童孤独寂寞地成长,享受不到来自父母的关爱。他们是这个社会上最容易受伤害的人群之一。据调查,近五成受侵害儿童为“留守儿童”,他们有的流浪,有的遭性侵,有的被拐卖,这就导致70%的“留守儿童”心理有问题。
14年撤点并校,加剧留守儿童辍学。1997年—2010年,全国农村小学减少302099所。初中毕业后,近8成学生弃读高中。留守儿童长大后成农民工父母的接班人,80后、90后年轻务工者60%竟是“留守儿童”,从“留守儿童”到“新生代农民工”我们应该反思什么?在他们幸福圆梦的道路上,我们又能做些什么?由此可知,“留守儿童”的生存状态确实令人担忧!
为此,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早在2007年,国务院农民工工作联席会议成立了8个农民工专题工作组,其中要求全国妇联联合教育部等12个部门成立农村留守儿童专题工作组,统筹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截至目前妇联组织已巩固发展了由70多万名专兼职人员组成的关爱服务队伍,建立了8万多个儿童之家。2014年还将继续建立150个儿童快乐家园,努力为留守儿童搭建亲情沟通、知识学习、家教指导、心理支持、关爱帮扶的有效平台。此外,全国妇联与教育部等部门共同在全国确立了40个留守流动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示范、试点市县区,整体探索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工作的长效机制。
除此以外,笔者建议,我们还必须从以下三个方面予以关注和重视。
首先是家庭教育方面:目前,多数农民工文化程度都不高,他们误认为教育孩子是学校的事,家长只要给钱就行了,家长应该改变这种错误的教育观念,树立“子不教,父之过”的教育责任观,明确教育子女是自己应尽的职责,家长自身文化水平的高低并不影响对子女的教育。
即使在外地务工,也要把教育孩子的那份责任承担起来,与学校、社会形成合力,共同做好教育孩子的工作。这就要求外出打工的父母一方面要经常回家或打电话与孩子沟通,交流感情,尽可能做到多关心孩子;另一方面还要主动加强与代理监护人、学校的联系,及时掌握孩子的学业、品行及身体健康状况,了解子女的发展变化,共同商讨教育孩子的策略和方法,这样才不至于使“留守儿童”的家庭教育方面出现盲区。同时通过各种方式对孩子的学习和生活进行指导,要求“监护人”一定要保证孩子充分的学习时间,一定要嘱咐其对孩子的严格要求,加强生活和学习的监护,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如果条件允许夫妻最好留一个在家与孩子一起生活。因为家庭的安全感和亲情的温暖是任何外力都无法取代的。
其次是学校教育方面:义务教育学校要实行“留守儿童”的普查登记制度。各中小学校在新学期学生报到时要将父母外出情况和家庭成员情况逐一进行登记,建立“留守儿童”档案。记录“留守儿童”的个人情况和监护人及临时监护人的情况,准确掌握“留守儿童”的个人信息,为有针对性地开展教育和管理工作奠定基础。在中小学校普遍实行教职工结对帮扶或学生结对帮扶“留守儿童”制度,建立“留守儿童之家”,使“留守儿童”真正体会到家庭的温暖。并建立健全教师家访和与“留守儿童”谈心制度,定期召开帮扶教师、“留守儿童”和临时监护人座谈会,引导孩子健康成长。同时开设亲情电话,让“留守儿童”的父母知道校长、班主任等老师的电话,以加强学校、家长和孩子之间的联系和交流。学校要及时向监护人和外出务工家长通报“留守儿童”的成长情况,形成学校、家庭共同教育的局面。教师应承担起家长或监护人的部分责任,多与“留守儿童”交流谈心,增加亲密感,给予更多关爱和引导。学校要营造和谐、文明的校园文化氛围。积极开展形式多样的道德教育活动,培养学生的文明卫生习惯,组织学生广泛参与各种动手动脑的科技创新活动,在学校举办的各种活动中,要多鼓励“留守儿童”,多把机会留给“留守儿童”,帮助他们走出自闭的心理障碍,帮助他们彻底纠正不良的行为习惯,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使他们养成健康的、积极向上的心态。
再次是社会教育方面:强化政府统筹管理,加大社会支持的力度。例如,在城市中打工族密集的地方,增加城市教育设施,降低打工子女的入学收费标准,逐步改善民工子女就学条件。对未能入学的民工子女可以通过开办寄宿制学校,假期学校等,逐步建立社会监管体制,打破城乡体制,给予农民工及其子女切实的市民待遇,运用现有的教育资源,帮助农民工把子女带到打工地学习和生活。开辟打工子女就学的“绿色通道”,使其享受与打工所在地孩子同等的教育待遇。这是解决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本所在。镇、村两级要逐步探索帮助留守儿童教育的新思路。做好留守儿童的登记普查,在镇、村设立关爱农民工留守子女的办事机构,定期到留守家庭了解孩子们的生活、教育情况。把学校与村委联系起来,建立一个长期有效的机制,定点帮扶,及时发现报告留守儿童们的情况与动向,为孩子们的健康成长提供一个保证。相关部门要加大宣传力度,充分发挥媒体的作用,加大新闻宣传力度,引起社会各界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注,引起社会的重视,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共同寻求解决的办法和途径,形成全社会齐抓共管的格局,让外出打工的父母安心,让在家的“留守儿童”健康成长。同时要净化社会环境,加强对学校周边环境的监督管理力度,尤其是网吧、游戏厅、录像厅等,这些不良社会环境对独立生活能力很强,但自制能力很差的“留守儿童”存在着很大的吸引力,容易误入歧途。
还有一项能够很好解决农村“留守儿童”的“留守之苦”的措施,这就要求当地政府要想方设法鼓励和支助在外地打工的本地优秀企业家回家创办企业,发展本地经济,为“留守儿童”父母能够在本地就业提供方便,这样做既解决了“留守儿童”的“留守之苦”,也解决了“留守儿童”父母长期外出打工的困难,何乐而不为?
总之,“留守儿童”是未成年队伍里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祖国的花朵,中国的未来,我们要用《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手段使“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和合法权益得到充分的保障,我们的家庭、学校和社会对“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都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及祖国的未来,是一项现实而艰巨的社会系统工程,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相互配合,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关注“留守儿童”的生活现状,关爱“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才能真正实现“教育公平”,才能真正实现和谐幸福的“中国梦”!

留守儿童,是指父母双方或一方外出到城市打工,而留在农村生活的孩子们。这些孩子孤单地留守,少有依靠。内心的寂寞与忧伤,生活上的不便与环境的歧视,无一不在困扰着这些孩子,这严重地影响到了孩子心理健康发展。

近年来,随着劳务经济的迅猛发展,许多农村年轻父母纷纷出外“淘金”,他们把小孩托付给自己的父母或爷爷奶奶“代管教育”。由于这些“代管家长”年龄偏大及文化程度有限,不能正确地教育、引导,造成留守儿童问题多多,非常不利于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亟待引起社会和各位年轻父母的重视。

责任编辑:金刀

近年来,随着留守儿童的悲剧不断发生,留守儿童也随之越来越受大家关注。有关部门统计调查显示,我国农村留守儿童达6100多万,占农村儿童的28.29%,其中逾200万独居儿童,更是成了缺乏照料的事实孤儿。在父母同时外出务工的留守儿童中,80%由祖辈抚养,13%托付给亲友,7%不确定或无人监护。很显然,让如此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健康快乐成长,事关整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也事关国家发展的希望与未来。近日,记者走进陕西农村,倾听留守儿童的声音,了解他们的生存现状。

据笔者调查,在农村有72.3%的家庭是采用隔代托管的方式,即交由孩子的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看管。这些“代管家长”的年龄一般都在60岁左右,且文化程度较低,数据分析显示,其临时监护人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上的仅有7.2%,有83.7%的人没有读过书。这就在无形中决定了他们根本无法对孩子进行有效的教育,通常只是追求生活物质上的满足,而少有精神和道德上的管束和引导。调查显示,在回答“父母不在身边的最大影响是什么”这一问题时,43.5%的留守儿童的回答是“学习生活没有人指导监督”。

“爸妈到很远的地方去打工,把我留在外婆家,外婆家还有一大家人,我很不习惯,经常晚上从睡梦中惊醒,看到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我非常伤心,真想大哭一场。”当城市的孩子在父母面前撒娇时,许多农村孩子有着白水县四年级学生盼盼一样的境况:每天,在对父母的思念中,他们脆弱、无助、孤独,内心无比落寞,“留守儿童”自杀、伤害事件时而发生,它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震撼,更有沉重的思考。

这些“代管家长”而且还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对孙子孙女过分宠爱,对孩子的需要不管合理与否,有求必应。据调查数据显示,周末或放假时间孩子选择帮助家里做家务的只有12.0%,而选择玩的占73.4%。这样势必导致孩子任性、娇纵、蛮横,受不了半点委屈,有的甚至对一点轻微责骂就忍受不了,甚至离家出走。还有的“代管家长”由于文化水平较低,孩子一犯错,不分青红皂白就用暴力解决。调查数据显示采用打骂教育的方式来处理犯错留守儿童的家庭占37.4%。这种教育容易伤害孩子年幼的心理,造成很多负面影响。

对此,陕西省委农工办综合调研处处长王军深入多县区,着重就“留守儿童”生活现状和问题进行了深度调研与思考。

调查中笔者还发现,一些“代管家长”对孩子的教育与管理,只停留在物质生活方面,而缺乏心理上的沟通,加之存在精力不足、责任心有限,重养轻教问题突出,对孩子监管不力,导致孩子学习态度不端正,逃学、旷课、甚至与社会闲散人员混在一起,泡网吧、打群架、赌博,有的甚至触犯了法律,对孩子的健康成长极为不利。使孩子实质上处于无人监管状态,出现的问题更是防不胜防。

据不完全统计,陕西全省已有数百万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农村留守儿童超过百万。这些“留守儿童”,大多和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这些隔辈老人生活在一起,还有部分由亲戚代管。由于年龄、文化程度以及代沟等原因,他们对“留守儿童”的照顾和管教存在着诸多问题,严重影响着农村“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

“代管”现象已成为家庭教育和青少年成长的一个社会问题。笔者呼吁社会各界及各位年轻父母对此应引起足够的重视,从而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共同营造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优良环境。

问题一:

有爱,孩子依然孤独

“孩子要啥我都给,他咋就不听话逃学呢?”丹凤县留仙坪乡的初二学生赵强的奶奶这样说。赵强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从小就和爷爷奶奶相伴生活。由于爷爷奶奶的过分溺爱,加之父母不断寄些零花钱,赵强养成了很多坏毛病,学习差、逃学、打架,尽管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很多帮助但收效不大。调查发现,由于天然的血缘、亲缘关系,隔辈老人多采用溺爱的方式,较多地给予物质、生活上的满足和过多的宽容放任,孩子犯错时,也会常常袒护,他们相信“树大自然直”。同时,很多外出务工的父母出于愧疚,大多对孩子有求必应,他们认为物质上的丰裕就是“幸福”。而处在这个年龄的儿童,生理心理都还很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不良现象的影响,殊不知,手里过多的零花钱往往助长了他们的不良习气。

王军在周至县一所小学调查发现,“留守儿童”中上过网的达到80%以上,有网瘾的不低于30%。一到放学、放假,这些孩子们便在街上闲逛,网上游逛,完全处于“放羊”状态。

“命运对我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让我常年生活在亲戚家里,我觉得好孤独,我多么希望得到爸爸妈妈的爱,多么希望爸爸妈妈能陪在我身边,哪怕一天也好!”石泉县后柳镇年仅11岁的小学生小亮在日记中写到。

问题二:

思念,孩子内心很受伤

绥德县实验中学的花花,为了生活,妈妈不得不外出打工。当母亲坐上最后一辆开往县城的班车,花花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她追赶着汽车跑了几里路,只想让妈妈留下。望着远去的汽车,她绝望地躺在路上大哭。回到家她天天写日记。“我一定要把对妈妈的思念全部写进日记里。”

调查发现,和花花一样,农村“留守儿童”事实上生活在“隔代家庭”或“寄宿家庭”中。在缺乏父爱母爱的环境中成长,由于长期的情感缺失和心理失衡,使得他们在行为、心理、性格、情感等方面出现了很严重的缺陷和问题。

“尽管外公外婆对我很好,不愁吃穿,可我仍感觉很孤独。每当我独自一人坐在冷清的屋子时,我就特别思念我的父母。”略阳读初一的彤彤一脸伤感地告诉记者。

华县金惠乡汤坊村9岁的小豪,父母在沿海打工,两年没有回来过春节,当听说今年又回不来,小豪生气地把电话摔了,从此沉默不语。

问题三:

自卑,孩子性格偏执

在略阳县鱼洞子乡的中心小学查看了几个班的花名册和考试成绩登记表,“留守儿童”辍学或半辍学率约为3%,37%的留守儿童成绩较差,46%成绩中等偏下,仅有14%成绩比较优秀。据老师反映,留守和非留守儿童在完成家庭作业方面有明显差别。父母在身边的孩子,则作业完成比较及时、认真;留守儿童则经常拖欠,甚至抄袭,有的干脆厌学不做。白水县一位中学老师说,留守儿童学习成绩总体差于非留守儿童,“双差生”绝大多数产生其中。我们在周至县一所中学调查了解到,“留守儿童”中,只有20%考入普通高中,30%的就读职中和中专,多达50%的孩子中考后便走上社会。

勉县勉阳镇初二女生梅梅,父母在外,自己照顾自己,由于缺乏管教,她染上了很多不良行为。之所以如此,用她的话来讲就是,“没人疼、没人爱,只能破罐子破摔。”有研究表明,成长中的儿童有心思时,选择的第一倾诉对象就是父母。

陕西师范大学在泾阳县对农村留守儿童做了一个“你有心思向谁诉说”的问卷调查,结果27%的孩子选择向自己诉说,18%的认为无人可诉,他们认为没有或很少有可以信赖的人。

由此看来,留守儿童由于缺乏沟通,最容易导致心理不够健全、性格畸形,从而出现行为偏执。

“六位一体”呵护:

让留守儿童的笑容灿烂起来

“我们的学生宿舍里配备有空调、电话,贫困生还可以享受生活补助,有专门的老师每天对学生进行集中辅导,全校老师都是留守儿童的代理家长,家长把孩子放在学校是很放心的。”

在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池河镇中心小学总务主任杨发明看来,对留守儿童的关爱不能仅仅只停留在学习辅导上,孩子的品行习惯养成、亲情关爱、人身安全保障等问题也同样值得关注。推行代理家长制不失为一种有效途径,就是学校教师、机关干部和社会爱心人士与留守儿童结成帮扶对子,爱心呵护他们健康快乐成长。

阳阳是池河镇中心小学的一名留守儿童,爸爸在打工中出意外事故死亡,妈妈外出打工又失去联系,家庭的变故让她变得孤僻、自卑。辅导老师钟泽娥当上她的“代理家长”后,教她学习舞蹈、给她辅导功课、带她游玩、购物,阳阳慢慢打开了心扉,开始变得阳光、自信,因学习成绩好、思想品德好、文艺特长表现突出被推荐为全县“自强儿童”。

代理家长的亲情关爱使留守儿童普遍存在的自卑、孤僻、冷漠等心理问题得到了释怀。据了解,目前石泉县共有代理家长3000名,几乎每一个有困难的留守儿童都有代理家长的结对管护。

近几年来,石泉县通过力抓三大中心(留守儿童成长中心、校外活动中心、托管中心)和四支队伍(留守儿童教育管护队伍、代理家长队伍、志愿者服务队伍、教育管护专家队伍)建设,探索完善“六位一体”(党政统筹、部门联动、教育为主、社会参与、家庭尽责、儿童为本)的留守儿童教育管护工作模式,其经验先后在全省、全国推广,还荣获第五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

尽快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的“留守儿童”管护长效机制

儿童本来就应该无忧无虑地生活在父母身边,把他们从小就留在农村由他人代管,这是一件很残酷的现实。但这并不是农民工自己愿意看到的,为了生活,背井离乡,他们也很无奈。谁来拯救留守儿童缺失的亲情,这是一个值得深思和亟待解决的问题。在有法律规范和制度约束的社会中,一切矛盾和问题的产生,都可以从不合理的制度中找到原因和答案,而制度的变革和完善也最终会使矛盾和问题得以圆满解决。留守儿童的产生,表面上看是农民工无力支付子女在城市生活的各种成本而把孩子留在农村,其实,大都市歧视的目光、高门槛和不公平的教育体制和户籍制度才是真正的原因。

留守儿童问题也绝不是单纯的儿童教育问题和农民工问题,而是在我国城乡二元结构背景下,当今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矛盾和冲突的集中反映。如果不把它当成社会问题,我们的政策和制度就会出现盲点,势必产生“头疼医头,脚疼治脚”的现象。更让人忧心的是,伴随着农民工二代的出现,“留守儿童”问题有可能出现“代际更替”的“固化”趋势。

政府的最大资源就是有制定制度的优势,建立起“留守儿童”管理和教育的长效机制,一是把“留守儿童”关爱工作纳入政府民生工程,保证孩子在农村能够“守得住”,异地流动能够“流得出”;二是完善和健全社会保障机制,实行农民工“市民待遇”,变“留守儿童”为“随行儿童”。让孩子尽可能幸福地生活在父母身边;三是优化学校育人环境,发挥家庭和学校教育的合力作用,积极开展心理健康教育,使孩子身心全面健康发展。

石泉县既不是资源大县,也不是经济强县,但是他们能够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和人力做好“留守儿童”管护工作,这不是创新,而是以高度的责任感尽心为民。他们的经验和做法很值得推广

“农村工作关乎社会稳定和谐发展,决不能片面追求经济而忽视,财政再难也要投入。三留守人员关爱管护工作虽不直接产生GDP,但综合效益却是非常明显。”就破解农村三留守问题,石泉县委书记李启全给记者如此算账,“与其出现问题耗费大量的人、财、物力去弥补,不如做实工作从源头上解决。再者,留守问题解决了,表面看政府花钱了,但是我县外出人员可以挣到约5.5亿元,从这点看,我们怎么花钱都值当。”

留守人员家庭创业增收有7000万元;务工人员增收近6亿,社会治安满意率高达94.39%,连续5年保持和巩固了信访“三无”县成果……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农村留守管护机制取得了“四两拨千斤”的良好社会效果。

童年是美好的,理应充满无忧的阳光。哪怕是一缕冬日的阳光,但愿,也能够给他们些许的温暖和快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