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经123度、北纬39度,大连市区向东56海里,就是獐子岛。10月30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的一则公告让这个面积不足15平方公里的小岛成为媒体乃至整个资本市场瞩目的焦点。

图片 1

东经123度、北纬39度,大连市区向东56海里,就是獐子岛。10月30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的一则公告让这个面积…

图片 2

公告称“对105.64万亩海域成本为73461.93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放弃本轮采捕”,公告表示扇贝绝收原因是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然而,市场上大量声音质疑公司财务造假,也有部分岛民认为公司内部管理存在问题,当年底播的扇贝苗掺假。

热点栏目资金流向千股千评个股诊断最新评级模拟交易客户端

东经123度、北纬39度,大连市区向东56海里,就是獐子岛。10月30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的一则公告让这个面积不足15平方公里的小岛成为媒体乃至整个资本市场瞩目的焦点。

文章来源丨澎湃新闻在獐子岛人看来,海岛的不幸爆发自5年前的扇贝“跑路”。

此次绝收的是2011年投下的74亿枚扇贝苗,当年有没有投下这么多?投的是好苗还是掺杂泥沙的苗?为什么在三年过去即将采捕的时候公告放弃?冷水团是致灾原因,还是另有隐情?中国基金报记者带着投资者的种种疑问,在大连市和獐子岛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调查,通过走访当地政府、同行渔业公司、当地渔民和船员、专家学者等各方,试图揭开獐子岛扇贝失联的谜底。

【专题组文】

獐子岛的四重财务迷雾:存货高企 短借长用 关联方占款
高溢价收购

獐子岛34亿借款涉13家银行
当地政府号召银行支持企业

借道ETF逃离獐子岛
理论可行操作难

小伙40万炒股或亏老婆本
律师称獐子岛问题待定性

公告称“对105.64万亩海域成本为73461.93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放弃本轮采捕”,公告表示扇贝绝收原因是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然而,市场上大量声音质疑公司财务造假,也有部分岛民认为公司内部管理存在问题,当年底播的扇贝苗掺假。

2014年10月,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突然宣布其海洋牧场遭遇黄海“冷水团”袭击,致使百万亩底播虾夷扇贝绝收,且“活不见贝死不见壳”,公司瞬间由盈利变为亏损约8亿元。

深夜来客:采购涉嫌腐败,海洋岛卖苗者曾和獐子岛采购员勾结

  中国基金报记者 艾玮文

此次绝收的是2011年投下的74亿枚扇贝苗,当年有没有投下这么多?投的是好苗还是掺杂泥沙的苗?为什么在三年过去即将采捕的时候公告放弃?冷水团是致灾原因,还是另有隐情?中国基金报记者带着投资者的种种疑问,在大连市和獐子岛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调查,通过走访当地政府、同行渔业公司、当地渔民和船员、专家学者等各方,试图揭开獐子岛扇贝失联的谜底。

岛民没料到的是,獐子岛的“扇贝大戏”竟能连演四场:2018年1月,因“降水减少导致饵料生物数量下降”扇贝被“饿死”;2019年1季度,“底播虾夷扇贝受灾”;2019年11月,“底播扇贝出现大比例死亡”。

11月7日晚上,夜已深冷,海风割脸,这个黄海北部的小岛路上已罕有行人。一位当地知情者给中国基金报记者发来短信:“獐子岛弥天大谎,有重要事实向媒体反映。”不到半小时,一身渔民装束的报料人匆忙赶到记者住处,灰绿色的旧军裤上还沾有泥土。

  东经123度、北纬39度,大连市区向东56海里,就是獐子岛。10月30日晚间,上市公司獐子岛(002069)的一则公告让这个面积不足15平方公里的小岛成为媒体乃至整个资本市场瞩目的焦点。

深夜来客:采购涉嫌腐败,海洋岛卖苗者曾和獐子岛采购员勾结

如今的獐子岛居民对扇贝再发生何种意外都已经见怪不怪,“我们已经心灰意冷了,2014年那会岛民们知道记者来了,白天不敢去找,晚上都偷偷打听记者住哪想去爆料。可是几年来,獐子岛的问题似乎没得到什么改变。”

一切都要从10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的公告说起。公告称,2014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进行秋季底播抽测,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根据公司抽测结果,獐子岛公司决定对105.64万亩海域成本为73461.93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放弃本轮采捕,对43.02万亩海域成本为30060.15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28305万元。由于虾夷扇贝的绝收,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巨亏8.12亿元。公告表示,扇贝的绝收是由北黄海冷水团导致。

  公告称“对105.64万亩海域成本为73461.93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放弃本轮采捕”,公告表示扇贝绝收原因是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然而,市场上大量声音质疑公司财务造假,也有部分岛民认为公司内部管理存在问题,当年底播的扇贝苗掺假。

11月7日晚上,夜已深冷,海风割脸,这个黄海北部的小岛路上已罕有行人。一位当地知情者给中国基金报记者发来短信:“獐子岛弥天大谎,有重要事实向媒体反映。”不到半小时,一身渔民装束的报料人匆忙赶到记者住处,灰绿色的旧军裤上还沾有泥土。

2015年2月,2000名獐子岛居民实名举报了獐子岛公司。他们称2014年的“冷水团”事件是獐子岛公司与当地镇政府共同导演的一场
“弥天大谎”。如今4年过去,参与举报的不少老渔民已经过世,澎湃新闻记者获得了当年的举报材料,再次登岛寻访当年的联名举报人。

这位深夜来客是土生土长的岛民,和岛上其他居民一样是獐子岛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的股东。他说自己是有正义感的人,獐子岛的腐败行为损害了全岛居民的利益,同时影响到包括他在内的渔民生活。他认为,公告背后另有内情。

  此次绝收的是2011年投下的74亿枚扇贝苗,当年有没有投下这么多?投的是好苗还是掺杂泥沙的苗?为什么在三年过去即将采捕的时候公告放弃?冷水团是致灾原因,还是另有隐情?中国基金报记者带着投资者的种种疑问,在大连市和獐子岛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调查,通过走访当地政府、同行渔业公司、当地渔民和船员、专家学者等各方,试图揭开獐子岛扇贝失联的谜底。

一切都要从10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的公告说起。公告称,2014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进行秋季底播抽测,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根据公司抽测结果,獐子岛公司决定对105.64万亩海域成本为73461.93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放弃本轮采捕,对43.02万亩海域成本为30060.15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28305万元。由于虾夷扇贝的绝收,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巨亏8.12亿元。公告表示,扇贝的绝收是由北黄海冷水团导致。

“受灾海域出事前曾偷捕”

他告诉记者,扇贝苗采购中涉嫌腐败。他透露,此前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的弟弟负责公司贝苗采购,现在已经离开公司。

  深夜来客:采购涉嫌腐败,海洋岛卖苗者曾和獐子岛采购员勾结

这位深夜来客是土生土长的岛民,和岛上其他居民一样是獐子岛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的股东。他说自己是有正义感的人,獐子岛的腐败行为损害了全岛居民的利益,同时影响到包括他在内的渔民生活。他认为,公告背后另有内情。

“冷水团”公告转天,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公司便迅速组织了“灾害说明会”,公司高管以及中科院海洋所专家悉数到场。会上,时任中科院海洋所所长助理刘鹰发布了北黄海冷水团当年被监测到的异动数据,并判定该次受灾原因就是冷水团。

中国基金报记者此前采访的多位当地居民都表示,听到过播苗船员说,当年投苗的时候存在掺杂石头、干贝壳等杂物,并没有投放那么多的苗。

  11月7日晚上,夜已深冷,海风割脸,这个黄海北部的小岛路上已罕有行人。一位当地知情者给中国基金报记者发来短信:“獐子岛弥天大谎,有重要事实向媒体反映。”不到半小时,一身渔民装束的报料人匆忙赶到记者住处,灰绿色的旧军裤上还沾有泥土。

他告诉记者,扇贝苗采购中涉嫌腐败。他透露,此前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的弟弟负责公司贝苗采购,现在已经离开公司。

时任獐子岛镇党委书记、大股东代表石敬信则在会上称,当年长海县全县都受了影响,除獐子岛确权海域,其他海域也有受灾情况,亩产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该报料人回忆说,几年前他在海洋岛听到当地渔民说在贝苗中掺杂砂石和死贝壳等杂物卖给獐子岛集团。据他的观察,海洋岛上卖苗的渔民和獐子岛采购人员经常一起吃饭、喝酒、桑拿。他还特别强调,曾在海洋岛的某浴场,亲耳听到当地渔民和獐子岛“掌秤”的采购人员通电话,说第二天会抽查,第几排第几笼第几箱苗要做准备。

  一切都要从10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的公告说起。公告称,2014年9月15日至10月12日公司进行秋季底播抽测,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根据公司抽测结果,獐子岛公司决定对105.64万亩海域成本为73461.93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放弃本轮采捕,对43.02万亩海域成本为30060.15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28305万元。由于虾夷扇贝的绝收,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巨亏8.12亿元。公告表示,扇贝的绝收是由北黄海冷水团导致。

中国基金报记者此前采访的多位当地居民都表示,听到过播苗船员说,当年投苗的时候存在掺杂石头、干贝壳等杂物,并没有投放那么多的苗。

但獐子岛上却有2000民岛民并不认同公司、专家、当地政府给出的说法。2015年,他们写下一封联名举报信,每个人都签字摁下手印,寻找相关部门讲述他们的诉求。

对于扇贝掺杂石块沙子的说法,獐子岛镇政府惠民办张主任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从贝苗笼的设计来看,有孔有眼,是不可能掺沙子的。不过,他也承认:“贝苗从采购、运输、底播和深海生长等各个环节,贝苗管理流程上确实可能会出点问题,但并不是这次贝苗绝收的主要原因。”

  这位深夜来客是土生土长的岛民,和岛上其他居民一样是獐子岛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的股东。他说自己是有正义感的人,獐子岛的腐败行为损害了全岛居民的利益,同时影响到包括他在内的渔民生活。他认为,公告背后另有内情。

该报料人回忆说,几年前他在海洋岛听到当地渔民说在贝苗中掺杂砂石和死贝壳等杂物卖给獐子岛集团。据他的观察,海洋岛上卖苗的渔民和獐子岛采购人员经常一起吃饭、喝酒、桑拿。他还特别强调,曾在海洋岛的某浴场,亲耳听到当地渔民和獐子岛“掌秤”的采购人员通电话,说第二天会抽查,第几排第几笼第几箱苗要做准备。

獐子岛岛民联名举报签字,这样的签字表共有百余张 澎湃新闻记者 韩声江 图

吴厚刚在此前接受媒体时也表示,当年底播的7.35亿元的投入,“是百分之百的有”。他也在公开接受采访时证实,确实有从海洋岛渔民处采购贝苗。他表示,2011年这批苗,自己培育的占10%,从外边购买的90%,“从旅顺、海洋岛、大长山、小长山这些地方购买,大都是当地渔民育成,我们集体收购”。

  他告诉记者,扇贝苗采购中涉嫌腐败。他透露,此前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的弟弟负责公司贝苗采购,现在已经离开公司。

对于扇贝掺杂石块沙子的说法,獐子岛镇政府惠民办张主任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从贝苗笼的设计来看,有孔有眼,是不可能掺沙子的。不过,他也承认:“贝苗从采购、运输、底播和深海生长等各个环节,贝苗管理流程上确实可能会出点问题,但并不是这次贝苗绝收的主要原因。”

老秦是当年的举报人之一,他此前在獐子岛公司捕捞扇贝的船只上工作了十余年。本次采访时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些话当年我已经讲过一遍了。什么‘冷水团’,我在岛上生活50多年了,从未听说有过什么‘冷水团’。实际情况是,自从2013年11月份,公司就叫我们几条船在后来的所谓‘受灾’海域偷捕扇贝。”

吴厚刚:从“心有帆,海无界”到“心里烦,海稀烂” 顺口溜背后的民情待查

  中国基金报记者此前采访的多位当地居民都表示,听到过播苗船员说,当年投苗的时候存在掺杂石头、干贝壳(空的死贝壳)等杂物,并没有投放那么多的苗。

吴厚刚在此前接受媒体时也表示,当年底播的7.35亿元的投入,“是百分之百的有”。他也在公开接受采访时证实,确实有从海洋岛渔民处采购贝苗。他表示,2011年这批苗,自己培育的占10%,从外边购买的90%,“从旅顺、海洋岛、大长山、小长山这些地方购买,大都是当地渔民育成,我们集体收购”。

“正常扇贝的养殖周期是3年,2011年投下的苗,要2014年收才够大。提前一年采捕肯定个头就小。我当时还问领导,这么小的贝为什么要拉上来?领导哈哈一笑。”老秦说。

8亿扇贝失联,董事长吴厚刚是揭开谜团的关键人物。

  该报料人回忆说,几年前他在海洋岛(长海县另一岛屿)听到当地渔民说在贝苗中掺杂砂石和死贝壳等杂物卖给獐子岛集团。据他的观察,海洋岛上卖苗的渔民和獐子岛采购人员经常一起吃饭、喝酒、桑拿。他还特别强调,曾在海洋岛的某浴场,亲耳听到当地渔民和獐子岛“掌秤”的采购人员通电话,说第二天会抽查,第几排第几笼第几箱苗要做准备。

吴厚刚:从“心有帆,海无界”到“心里烦,海稀烂” 顺口溜背后的民情待查

在老秦看来,既然扇贝已经提前被偷捕走了,2014年又从何而来扇贝能收获呢?公司这才导演了一出“冷水团”灾情。“没有产品可以捕捞,企业资金链就要断,只能找一个借口掩盖内部事实,就制造了这个‘冷水团’。”

獐子岛集团人力资源与行政部经理王东曾对媒体公开表示:“经常晚上10点以后收到董事长发来的信息或批复的文件。跟着董事长出差,白天开会、考察,晚上讨论,常聊到深夜两点,第二天早上五六点又起床工作了。”

  对于扇贝掺杂石块沙子的说法,獐子岛镇政府惠民办张主任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从贝苗笼的设计来看,有孔有眼,是不可能掺沙子的。不过,他也承认:“贝苗从采购、运输、底播和深海生长等各个环节,贝苗管理流程上确实可能会出点问题,但并不是这次贝苗绝收的主要原因。”

8亿扇贝失联,董事长吴厚刚是揭开谜团的关键人物。

另一位当年参与举报的渔民老赵对记者表示,2014年有关方面对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的调查结果称未发现獐子岛苗种采购、底播过程存在虚假。这让他们感到“极度失望”,之后决意举报。

獐子岛镇党委书记石敬信也曾在媒体面前赞扬吴厚刚:“他帮助岛上建马路、架路灯,让老百姓过上出门不踩泥、走路不摸黑的日子。”

  吴厚刚在此前接受媒体时也表示,当年底播的7.35亿元的投入,“是百分之百的有”。他也在公开接受采访时证实,确实有从海洋岛渔民处采购贝苗。他表示,2011年这批苗,自己培育的占10%,从外边购买的90%,“从旅顺、海洋岛、大长山、小长山这些地方购买,大都是当地渔民育成,我们集体收购”。

獐子岛集团人力资源与行政部经理王东曾对媒体公开表示:“经常晚上10点以后收到董事长发来的信息或批复的文件。跟着董事长出差,白天开会、考察,晚上讨论,常聊到深夜两点,第二天早上五六点又起床工作了。”

令岛民们愤怒的还有在“冷水团”公告发布同时出面为公司背书的专家与公司的关系。獐子岛公司在其受灾公告中透露,2014年10月21日,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召集相关专家开会探讨了獐子岛海域底播虾夷扇贝亩产下降的原因,并形成了《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会议纪要》。

而多位七八十岁的当地老者则向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獐子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和管理混乱有关,公司董事长吴厚刚和他的家族是獐子岛集团内部管理颇为混乱的原因。

  吴厚刚:从“心有帆,海无界”到“心里烦,海稀烂”
顺口溜背后的民情待查

獐子岛镇党委书记石敬信也曾在媒体面前赞扬吴厚刚:“他帮助岛上建马路、架路灯,让老百姓过上出门不踩泥、走路不摸黑的日子。”

根据会议纪要,受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影响,獐子岛西部底播海域的底层水温在6至8月下旬波动很大,日较差达4℃左右。水温日变化频繁且幅度较大将对虾夷扇贝生长、存活产生较大影响。

当地渔民说,吴厚刚在獐子岛出生工作,但从事的多是财务和管理工作,并没有一线渔业生产经历,在担任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前,吴厚刚是獐子岛镇党委书记。

  8亿扇贝失联,董事长吴厚刚是揭开谜团的关键人物。

而多位七八十岁的当地老者则向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獐子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和管理混乱有关,公司董事长吴厚刚和他的家族是獐子岛集团内部管理颇为混乱的原因。

獐子岛

吴厚刚在镇政府和镇党委任职的时期,有当地居民形容为“吴厚刚时代”。有当地居民称,当年担任党委书记的吴厚刚,本来是要上调长海县当县长,但2001年原来的獐子岛渔业集团改制为股份制,长海县政府安排吴厚刚到新獐子岛集团股份公司任职,作为“补偿”,给了吴5%的股份,吴自己再借钱入股5%。就这样,原镇党委书记吴厚刚转身成为持股集体所有制企业10%股份的董事长,实现了由官到商的转变。

  獐子岛集团人力资源与行政部经理王东曾对媒体公开表示:“经常晚上10点以后收到董事长发来的信息或批复的文件。跟着董事长出差,白天开会、考察,晚上讨论,常聊到深夜两点,第二天早上五六点又起床工作了。”

当地渔民说,吴厚刚在獐子岛出生工作,但从事的多是财务和管理工作,并没有一线渔业生产经历,在担任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前,吴厚刚是獐子岛镇党委书记。

举报岛民认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与獐子岛长期拥有合作关系,不应由他们来分析“灾害”原因。澎湃新闻记者查阅了当时参与会议的14名专家名单,发现其中的前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长张国范正是时任獐子岛公司常务副总裁、海洋牧场业务群执行总裁梁峻的博士生导师。

公开资料关于吴厚刚这段历史的介绍是:“早在2000年初,为解决吴厚刚的官商身份,大连长海县决定给吴厚刚一定的政策:奖励他獐子岛渔业5%的股份,吴厚刚自己必须投入5%。于是,吴厚刚就借了530万元。”

  獐子岛镇党委书记石敬信也曾在媒体面前赞扬吴厚刚:“他帮助岛上建马路、架路灯,让老百姓过上出门不踩泥、走路不摸黑的日子。”

吴厚刚在镇政府和镇党委任职的时期,有当地居民形容为“吴厚刚时代”。有当地居民称,当年担任党委书记的吴厚刚,本来是要上调长海县当县长,但2001年原来的獐子岛渔业集团改制为股份制,长海县政府安排吴厚刚到新獐子岛集团股份公司任职,作为“补偿”,给了吴5%的股份,吴自己再借钱入股5%。就这样,原镇党委书记吴厚刚转身成为持股集体所有制企业10%股份的董事长,实现了由官到商的转变。

“为了让大家知道知道,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曾经风靡全国的首富海岛乡镇,是如何被侵蚀、挥霍,逐渐变成一个断壁残垣的冷落海岛的。”老赵激动地说。

吴厚刚公开说过自己的座右铭是“心有帆,海无界”,而岛上一位中年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当地有一个顺口溜,改编了吴厚刚的座右铭:“心里烦,海稀烂。贪污受贿一大片,渔业集团迟早要完蛋。”

  而多位七八十岁的当地老者则向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獐子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和管理混乱有关,公司董事长吴厚刚和他的家族是獐子岛集团内部管理颇为混乱的原因。

公开资料关于吴厚刚这段历史的介绍是:“早在2000年初,为解决吴厚刚的官商身份,大连长海县决定给吴厚刚一定的政策:奖励他獐子岛渔业5%的股份,吴厚刚自己必须投入5%。于是,吴厚刚就借了530万元。”

2016年11月,獐子岛公司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说明2000人实名举报的相关情况。公司随后回复称,“经自查,公司历年均按照采捕计划在指定的海域组织进行播苗和采捕,不存在‘提前采捕’行为。”

吴厚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承管理上存在问题。然而,外界猜测扇贝失联背后别有隐情,其聚焦点并不是面上的管理问题,而是獐子岛是否涉嫌底播造假及大股东挪用资金等问题。

  当地渔民说,吴厚刚在獐子岛出生工作,但从事的多是财务和管理工作,并没有一线渔业生产经历,在担任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前,吴厚刚是獐子岛镇党委书记。

吴厚刚公开说过自己的座右铭是“心有帆,海无界”,而岛上一位中年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当地有一个顺口溜,改编了吴厚刚的座右铭:“心里烦,海稀烂。贪污受贿一大片,渔业集团迟早要完蛋。”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公司自查?”老赵质疑道。

獐子岛被质疑造假,并被拿来和蓝田相比,吴厚刚为此曾向媒体抱怨:“这没有依据,对我们不太公平。实际上我们的股东是老百姓,我们是老百姓的企业。”面对新华社“外面传言大股东把钱挪用了,真相如何?”的提问,吴没有直接否定,只以“大股东是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是集体企业”回应。

  吴厚刚在镇政府和镇党委任职的时期,有当地居民形容为“吴厚刚时代”。有当地居民称,当年担任党委书记的吴厚刚,本来是要上调长海县当县长,但2001年原来的獐子岛渔业集团改制为股份制,长海县政府安排吴厚刚到新獐子岛集团股份公司任职,作为“补偿”,给了吴5%的股份,吴自己再借钱入股5%。就这样,原镇党委书记吴厚刚转身成为持股集体所有制企业10%股份的董事长,实现了由官到商的转变。

吴厚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承管理上存在问题。然而,外界猜测扇贝失联背后别有隐情,其聚焦点并不是面上的管理问题,而是獐子岛是否涉嫌底播造假及大股东挪用资金等问题。

“洒向海里的扇贝苗,半箱是石子”

中国基金报记者就此事向獐子岛镇政府求证,该镇一位副书记明确表示:“作为大股东的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确实有进行房地产、股权和股票投资,因为大股东每年都有分红,用分红得来的钱进行再投资,也是提高集体财富的保值增值,而獐子岛是上市公司,有着现代完善的管理结构,大股东是不会挪用上市公司的钱的。”该副书记还表示,目前上述投资都是由镇党委书记石敬信负责。记者未能直接联系上石敬信。

  公开资料关于吴厚刚这段历史的介绍是:“早在2000年初,为解决吴厚刚的官商身份,大连长海县决定给吴厚刚一定的政策:奖励他獐子岛渔业5%的股份,吴厚刚自己必须投入5%。于是,吴厚刚就借了530万元。”

獐子岛被质疑造假,并被拿来和蓝田相比,吴厚刚为此曾向媒体抱怨:“这没有依据,对我们不太公平。实际上我们的股东是老百姓,我们是老百姓的企业。”面对新华社“外面传言大股东把钱挪用了,真相如何?”的提问,吴没有直接否定,只以“大股东是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是集体企业”回应。

老秦还对记者讲述了另一个岛上“人尽皆知”的传闻,举报者认为2014年的“扇贝绝收”事件背后除“提前偷捕”外,更大的猫腻出在扇贝苗本身上。

獐子岛2010年的公告也显示,当年11月,獐子岛上市公司曾以1.24亿元的价格将大连獐子岛耕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给大股东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当时獐子岛还享有对耕海地产2.37亿元的债权,需要受让方的大股东在当年年底还清。

  吴厚刚公开说过自己的座右铭是“心有帆,海无界”,而岛上一位中年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当地有一个顺口溜,改编了吴厚刚的座右铭:“心里烦,海稀烂。贪污受贿一大片,渔业集团迟早要完蛋。”

中国基金报记者就此事向獐子岛镇政府求证,该镇一位副书记明确表示:“作为大股东的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确实有进行房地产、股权和股票投资,因为大股东每年都有分红,用分红得来的钱进行再投资,也是提高集体财富的保值增值,而獐子岛是上市公司,有着现代完善的管理结构,大股东是不会挪用上市公司的钱的。”该副书记还表示,目前上述投资都是由镇党委书记石敬信负责。记者未能直接联系上石敬信。

“2014年应收扇贝正是2011年、2012年播下的苗,当时正是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的弟弟吴厚记负责整个集团扇贝苗采购。他的贪污是岛上每个人都知道的。”老赵说。

本报记者试图联系獐子岛董秘孙福君进行求证,多次拨打电话,不是没有接通,就是打通后未有人说话即被直接挂断,短信也未获回复。

  吴厚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坦承管理上存在问题。然而,外界猜测扇贝失联背后别有隐情,其聚焦点并不是面上的管理问题,而是獐子岛是否涉嫌底播造假及大股东挪用资金等问题。

獐子岛2010年的公告也显示,当年11月,獐子岛上市公司曾以1.24亿元的价格将大连獐子岛耕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给大股东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当时獐子岛还享有对耕海地产2.37亿元的债权,需要受让方的大股东在当年年底还清。

“当时扇贝苗采购的情况已经恶劣到,从獐子岛旁边的海洋岛收购来的扇贝苗,向海里播撒的时候,半箱都是石子。贪污下来半箱的钱,全进了吴厚记的口袋。”老赵说。

专家:对冷水团致灾表示疑惑

  獐子岛被质疑造假,并被拿来和蓝田相比,吴厚刚为此曾向媒体抱怨:“这没有依据,对我们不太公平。实际上我们的股东是老百姓,我们是老百姓的企业。”面对新华社“外面传言大股东把钱挪用了,真相如何?”的提问,吴没有直接否定,只以“大股东是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是集体企业”回应。

本报记者试图联系獐子岛董秘孙福君进行求证,多次拨打电话,不是没有接通,就是打通后未有人说话即被直接挂断,短信也未获回复。

獐子岛公司负责播苗员工当时表示,“我在公司干了十四五年,亲自到海上去播的苗,包装一打开全是沙子。他虚报,根本没有多少苗,打比方说二十包吧,有七包到八包全是沙子。”

獐子岛公司称,冷水团之灾二十年一遇。

  中国基金报记者就此事向獐子岛镇政府求证,该镇一位副书记明确表示:“作为大股东的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确实有进行房地产、股权和股票投资,因为大股东每年都有分红,用分红得来的钱进行再投资,也是提高集体财富的保值增值,而獐子岛是上市公司,有着现代完善的管理结构,大股东是不会挪用上市公司的钱的。”该副书记还表示,目前上述投资都是由镇党委书记石敬信负责。记者未能直接联系上石敬信。

专家:对冷水团致灾表示疑惑

吴厚刚共兄弟三人,大哥吴厚敬,二哥吴厚刚,三弟就是吴厚记。吴厚刚成为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后,便陆续安排其兄弟及其他亲戚进入公司任职重要岗位。其中,哥哥吴厚敬担任山东荣成分公司负责人,弟弟吴厚记则是物资采购部门经理,一手把持扇贝苗的采购。

中国基金报记者查阅獐子岛2006年上市以来的年报发现,直到2012年年报,才首次出现“北黄海冷水团”一词,年报在“释义”栏目中解释为存在于北黄海深底层温度较低的那一部分水体;“冷水团”也出现在了2013年年报中。

  獐子岛2010年的公告也显示,当年11月,獐子岛上市公司曾以1.24亿元的价格将大连獐子岛耕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给大股东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当时獐子岛还享有对耕海地产2.37亿元的债权,需要受让方的大股东在当年年底还清。

獐子岛公司称,冷水团之灾二十年一遇。

獐子岛渔船

在2012年和2013年年报中,獐子岛均明确披露,在獐子岛海域构建了北黄海冷水团监测潜标网,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而且,冷水团并未对獐子岛的经营产生影响。

  本报记者试图联系獐子岛董秘孙福君进行求证,多次拨打电话,不是没有接通,就是打通后未有人说话即被直接挂断,短信也未获回复。

中国基金报记者查阅獐子岛2006年上市以来的年报发现,直到2012年年报,才首次出现“北黄海冷水团”一词,年报在“释义”栏目中解释为存在于北黄海深底层温度较低的那一部分水体;“冷水团”也出现在了2013年年报中。

几乎所有的采访对象都对吴厚刚任人唯亲的行为极为不满,他们对记者说道,“好好地一个獐子岛,被吴厚刚变成了他的家族企业。”

然而,到了2014年三季度,獐子岛突然宣布受到冷水团影响,令人生疑。

  专家:对冷水团致灾表示疑惑

在2012年和2013年年报中,獐子岛均明确披露,在獐子岛海域构建了北黄海冷水团监测潜标网,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而且,冷水团并未对獐子岛的经营产生影响。

据岛民介绍,2011年是吴厚记采购扇贝苗造假最为猖狂的一年,而他所酿成的恶果则体现在2014年。“根本没有什么‘冷水团’,只是为了掩盖吴厚记当年的丑闻。”老赵说。

那么,处于同一片海域的同行海洋岛公司对冷水团问题又怎么看?

  獐子岛公司称,冷水团之灾二十年一遇。

然而,到了2014年三季度,獐子岛突然宣布受到冷水团影响,令人生疑。

公司对吴厚记的处理方式彻底激怒了岛民。獐子岛时任董秘孙福君2014年表示,吴厚记已经在2012年因内部处理,而离开公司。

中国基金报记者11月6日来到大连市区海洋岛公司大连办事处,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在獐子岛出事前并未听说什么冷水团,公司目前并未受到影响。

  中国基金报记者查阅獐子岛2006年上市以来的年报发现,直到2012年年报,才首次出现“北黄海冷水团”一词,年报在“释义”栏目中解释为存在于北黄海深底层温度较低的那一部分水体;“冷水团”也出现在了2013年年报中。

那么,处于同一片海域的同行海洋岛公司对冷水团问题又怎么看?

老赵对记者表示,“2012年那会公司有过一次内部举报,就是举报吴厚记贪污问题。结果他的手下会计张巍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吴厚记本人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只是被开除。董事长护着他,我们能怎么办?”

对于附近的海洋岛公司未受灾,吴厚刚此前公开表示,冷水团应该找专家讲更明白。獐子岛镇惠民办的张主任则对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自己以前也不了解冷水团,在听了专家解释后才了解冷水团是怎么回事。他表示,冷水团致灾是专家所认定,是扇贝绝收的主要原因。

  在2012年和2013年年报中,獐子岛均明确披露,在獐子岛海域构建了北黄海冷水团监测潜标网,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而且,冷水团并未对獐子岛的经营产生影响。

中国基金报记者11月6日来到大连市区海洋岛公司大连办事处,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在獐子岛出事前并未听说什么冷水团,公司目前并未受到影响。

獐子岛街景

而在发布扇贝绝收公告的同时,獐子岛称冷水团得到了中科院海洋所会议纪要的证明,并发布了相关会议纪要。值得注意的是,中科院海洋所负责人稍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未对獐子岛扇贝绝收导致的8亿元巨亏进行定灾。

  然而,到了2014年三季度,獐子岛突然宣布受到冷水团影响,令人生疑。

对于附近的海洋岛公司未受灾,吴厚刚此前公开表示,冷水团应该找专家讲更明白。獐子岛镇惠民办的张主任则对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自己以前也不了解冷水团,在听了专家解释后才了解冷水团是怎么回事。他表示,冷水团致灾是专家所认定,是扇贝绝收的主要原因。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相关工商资料,吴厚记在离开獐子岛公司后,又成立了一家“大连盈瑞养殖技术服务公司”,仍旧与獐子岛公司做着水产甚至扇贝苗业务。

在国家海洋局大连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一位高级工程师向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监测中心主要是以监测沿海海水表面水温、台风等为主,并没有监测獐子岛受灾海域深海水底状况。不过,该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冷水团致扇贝绝收,自己也有疑惑。

  那么,处于同一片海域的同行海洋岛公司对冷水团问题又怎么看?

而在发布扇贝绝收公告的同时,獐子岛称冷水团得到了中科院海洋所会议纪要的证明,并发布了相关会议纪要。值得注意的是,中科院海洋所负责人稍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未对獐子岛扇贝绝收导致的8亿元巨亏进行定灾。

岛民称吴厚刚将獐子岛公司变为“家族企业”并非仅指“吴厚记”而言,记者查询獐子岛公司在2006年的招股书,招股书内共有吴厚敬、吴厚国、吴厚岩、吴厚元等4位与吴厚刚同辈人的名字出现。“这些全都是他的亲戚。”老赵说。

记者们:职业探秘人,有一种敏感叫獐子岛

  中国基金报记者11月6日来到大连市区海洋岛公司大连办事处,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在獐子岛出事前并未听说什么冷水团,公司目前并未受到影响。

在国家海洋局大连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一位高级工程师向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监测中心主要是以监测沿海海水表面水温、台风等为主,并没有监测獐子岛受灾海域深海水底状况。不过,该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冷水团致扇贝绝收,自己也有疑惑。

2000名獐子岛岛民们在举报信中写道,“在短短的上市八年间,獐子岛由原来的全国首富乡镇、‘海底银行’一度成为负债约近百亿的贫苦乡镇,现已沦到无法偿还的局面。我们不禁要问一句:‘钱哪儿去了?’我们的祖辈给我们留下的丰厚家业绝不容许他们再继续挥霍下去,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来偿还。”

面对投资者“生要见贝,死要见壳”的诉求,以探询真相为己任的记者们先后扎堆獐子岛。虽然事件已过一周,但中国基金报记者在不大的獐子岛上仍遇到来自北京和广州的4位媒体同行。

  对于附近的海洋岛公司未受灾,吴厚刚此前公开表示,冷水团应该找专家讲更明白。獐子岛镇惠民办的张主任则对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自己以前也不了解冷水团,在听了专家解释后才了解冷水团是怎么回事。他表示,冷水团致灾是专家所认定,是扇贝绝收的主要原因。

记者们:职业探秘人,有一种敏感叫獐子岛

中国基金报记者刚刚入住獐子岛上某农家山庄,个体老板就来询问身份。该老板表示,镇政府要求发现记者入住要汇报。随后记者在海边、路边接触多位岛上居民和船员,一听记者要打听扇贝绝收和冷水团的事情,他们不是立即走开,就是说冷水团专家都说不清,你也别问我们了。之后多位当地居民透露,镇政府通过党员干部、社区、居民组层层开会的方式,下达了“封口令”。

  而在发布扇贝绝收公告的同时,獐子岛称冷水团得到了中科院海洋所会议纪要的证明,并发布了相关会议纪要。值得注意的是,中科院海洋所负责人稍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未对獐子岛扇贝绝收导致的8亿元巨亏进行定灾。

面对投资者“生要见贝,死要见壳”的诉求,以探询真相为己任的记者们先后扎堆獐子岛。虽然事件已过一周,但中国基金报记者在不大的獐子岛上仍遇到来自北京和广州的4位媒体同行。

记者向镇政府求证此事,一位赵姓宣传委员解释确实开会了,“是因为‘冷水团’是专业术语,让他们不懂的就别说了”。

  在国家海洋局大连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一位高级工程师向中国基金报记者表示,监测中心主要是以监测沿海海水表面水温、台风等为主,并没有监测獐子岛受灾海域深海水底状况。不过,该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冷水团致扇贝绝收,自己也有疑惑。

中国基金报记者刚刚入住獐子岛上某农家山庄,个体老板就来询问身份。该老板表示,镇政府要求发现记者入住要汇报。随后记者在海边、路边接触多位岛上居民和船员,一听记者要打听扇贝绝收和冷水团的事情,他们不是立即走开,就是说冷水团专家都说不清,你也别问我们了。之后多位当地居民透露,镇政府通过党员干部、社区、居民组层层开会的方式,下达了“封口令”。

即使在大连市,獐子岛也成了敏感词。

  记者们:职业探秘人,有一种敏感叫獐子岛

记者向镇政府求证此事,一位赵姓宣传委员解释确实开会了,“是因为‘冷水团’是专业术语,让他们不懂的就别说了”。

2012年,大连当地一家名为蜂巢投资的研究机构就已经发布对该公司的看空报告指出:“未来公司虽有成长空间,但公司经营管理混乱,致使产生苗种被换成砖头,导致亩产减少,造成业绩产生较大的不稳定,未来这种风险可能仍然存在,公司不断在市场圈钱,但自身对运营资本控制不力,资金被公司以外关联方占据,对存货控制能力差,严重占用资金,
盈利能力受变动成本影响很大,经营性现金流很差,运营效率下降,公司未来应加强自身经营管理和对变动成本控制。”当中国基金报记者联系蜂巢投资相关负责人采访时,对方称不想就此发表任何看法。

  面对投资者“生要见贝,死要见壳”的诉求,以探询真相为己任的记者们先后扎堆獐子岛。虽然事件已过一周,但中国基金报记者在不大的獐子岛上仍遇到来自北京和广州的4位媒体同行。

即使在大连市,獐子岛也成了敏感词。

而作为獐子岛的扇贝苗供应商之一的壹桥苗业,在中国基金报记者提出采访并发送相关采访提纲后,截至中国基金报记者发稿之时,也并未就当年獐子岛采购贝苗情况进行回复。

  中国基金报记者刚刚入住獐子岛上某农家山庄,个体老板就来询问身份。该老板表示,镇政府要求发现记者入住要汇报。随后记者在海边、路边接触多位岛上居民和船员,一听记者要打听扇贝绝收和冷水团的事情,他们不是立即走开,就是说冷水团专家都说不清,你也别问我们了。之后多位当地居民透露,镇政府通过党员干部、社区、居民组层层开会的方式,下达了“封口令”。

2012年,大连当地一家名为蜂巢投资的研究机构就已经发布对该公司的看空报告指出:“未来公司虽有成长空间,但公司经营管理混乱,致使产生苗种被换成砖头,导致亩产减少,造成业绩产生较大的不稳定,未来这种风险可能仍然存在,公司不断在市场圈钱,但自身对运营资本控制不力,资金被公司以外关联方占据,对存货控制能力差,严重占用资金,
盈利能力受变动成本影响很大,经营性现金流很差,运营效率下降,公司未来应加强自身经营管理和对变动成本控制。”当中国基金报记者联系蜂巢投资相关负责人采访时,对方称不想就此发表任何看法。

监管层出手 真相或已在路上

  记者向镇政府求证此事,一位赵姓宣传委员解释确实开会了,“是因为‘冷水团’是专业术语,让他们不懂的就别说了”。

而作为獐子岛的扇贝苗供应商之一的壹桥苗业,在中国基金报记者提出采访并发送相关采访提纲后,截至中国基金报记者发稿之时,也并未就当年獐子岛采购贝苗情况进行回复。

獐子岛扇贝绝收,究竟是冷水团天灾,还是在天灾之外另有真相?

  即使在大连市,獐子岛也成了敏感词。

监管层出手 真相或已在路上

数据表明,在今年出现绝收之前,獐子岛扇贝的亩产就已经开始出现下降的情况。自2012年开始,獐子岛的亩产就开始出现下滑。据国信证券水产行业分析师杨天明此前估测,獐子岛2012年虾夷扇贝平均亩产在50公斤~70公斤范围之内,这一数据远远低于其2011年的110公斤/亩。

  2012年,大连当地一家名为蜂巢投资的研究机构就已经发布对该公司的看空报告指出:“未来公司虽有成长空间,但公司经营管理混乱,致使产生苗种被换成砖头,导致亩产减少,造成业绩产生较大的不稳定,未来这种风险可能仍然存在,公司不断在市场圈钱,但自身对运营资本控制不力,资金被公司以外关联方占据,对存货控制能力差,严重占用资金,
盈利能力受变动成本影响很大,经营性现金流很差,运营效率下降,公司未来应加强自身经营管理和对变动成本控制。”当中国基金报记者联系蜂巢投资相关负责人采访时,对方称不想就此发表任何看法。

獐子岛扇贝绝收,究竟是冷水团天灾,还是在天灾之外另有真相?

财务数据也显示,这两年獐子岛的境况每况愈下,2011年、2012年、2013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98亿元、1.06亿元和9694万元,直至今年前三季度巨亏8.12亿元。这表明獐子岛的经营形势下滑已早有前奏。

  而作为獐子岛的扇贝苗供应商之一的壹桥苗业,在中国基金报记者提出采访并发送相关采访提纲后,截至中国基金报记者发稿之时,也并未就当年獐子岛采购贝苗情况进行回复。

数据表明,在今年出现绝收之前,獐子岛扇贝的亩产就已经开始出现下降的情况。自2012年开始,獐子岛的亩产就开始出现下滑。据国信证券水产行业分析师杨天明此前估测,獐子岛2012年虾夷扇贝平均亩产在50公斤~70公斤范围之内,这一数据远远低于其2011年的110公斤/亩。

岛上一位渔民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这几年不仅亩产下降,扇贝的个头也越来越小,把还没长好的就提前打捞出来。因为苗被偷工减料,打捞时不够,就把其他地方还没长够的也捞出来。

  监管层出手 真相或已在路上

财务数据也显示,这两年獐子岛的境况每况愈下,2011年、2012年、2013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98亿元、1.06亿元和9694万元,直至今年前三季度巨亏8.12亿元。这表明獐子岛的经营形势下滑已早有前奏。

而在獐子岛海产品中转的獐子岛公司金贝广场的场地,一位家住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也向记者表示,獐子岛的海产品这几年质量都在下滑,一些扇贝还没完全长成就捞出来了,可能是为充量,这样的贝也卖不出好价格。

  獐子岛扇贝绝收,究竟是冷水团天灾,还是在天灾之外另有真相?

岛上一位渔民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这几年不仅亩产下降,扇贝的个头也越来越小,把还没长好的就提前打捞出来。因为苗被偷工减料,打捞时不够,就把其他地方还没长够的也捞出来。

“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扇贝不会说话,但数据不会沉默;真相也许深埋海底,但投资者的知情权不该深埋海底。”接受采访的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揭示真相需要监管层界入。令人欣慰的是,11月4日,深交所就扇贝绝收发函给獐子岛,要求公司进行自查。11月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就业界质疑獐子岛财务造假问题表示,证监会目前正在就相关情况进行核查。

  数据表明,在今年出现绝收之前,獐子岛扇贝的亩产就已经开始出现下降的情况。自2012年开始,獐子岛的亩产就开始出现下滑。据国信证券水产行业分析师杨天明此前估测,獐子岛2012年虾夷扇贝平均亩产在50公斤~70公斤范围之内,这一数据远远低于其2011年的110公斤/亩。

而在獐子岛海产品中转的獐子岛公司金贝广场的场地,一位家住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也向记者表示,獐子岛的海产品这几年质量都在下滑,一些扇贝还没完全长成就捞出来了,可能是为充量,这样的贝也卖不出好价格。

  财务数据也显示,这两年獐子岛的境况每况愈下,2011年、2012年、2013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98亿元、1.06亿元和9694万元,直至今年前三季度巨亏8.12亿元。这表明獐子岛的经营形势下滑已早有前奏。

“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扇贝不会说话,但数据不会沉默;真相也许深埋海底,但投资者的知情权不该深埋海底。”接受采访的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揭示真相需要监管层界入。令人欣慰的是,11月4日,深交所就扇贝绝收发函给獐子岛,要求公司进行自查。11月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就业界质疑獐子岛财务造假问题表示,证监会目前正在就相关情况进行核查。

  岛上一位渔民告诉中国基金报记者,这几年不仅亩产下降,扇贝的个头也越来越小,把还没长好的就提前打捞出来。因为苗被偷工减料,打捞时不够,就把其他地方还没长够的也捞出来。

真相,已经在路上。

  而在獐子岛海产品中转的獐子岛公司金贝广场的场地,一位家住附近的出租车司机也向记者表示,獐子岛的海产品这几年质量都在下滑,一些扇贝还没完全长成就捞出来了,可能是为充量,这样的贝也卖不出好价格。

  “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扇贝不会说话,但数据不会沉默;真相也许深埋海底,但投资者的知情权不该深埋海底。”接受采访的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揭示真相需要监管层界入。令人欣慰的是,11月4日,深交所[微博]就扇贝绝收发函给獐子岛,要求公司进行自查。11月6日,证监会[微博]新闻发言人邓舸就业界质疑獐子岛财务造假问题表示,证监会目前正在就相关情况进行核查。

  真相,已经在路上。

相关文章